客服热线:400-065-0970 | APP下载
| 微信公众号1
搜索

其他 淋巴瘤患者的自救历程

时间:2018.08.31 15:25 1494 3 0

编者按

作者从患病到治病、最后自救的艰难历程我想只有经历过的人才能感同身受。但对拉筋拍打的信心不足却是很多拍友都存在的,所以我们建立有拉筋拍打的交流群,为信心不足,或者在实践过程有问题的拍友提供一个解疑答惑的地方,而且“抱团取暖”比“单兵作战”更容易坚持下去。如果您也想加群,请联系微信客服15701673880(群资源有限,已经加过群的拍友勿重复申请,感谢!)。


大家好!


我来自北京,今年四十多了,今天跟大家分享我的拍拉故事,在分享前,首先我要感谢惠州的张玉梅老师,因为在她的帮助下,我的身体才一天天恢复的那么快,是她的帮助下才让我看到了希望。谢谢老师!


今天有好消息要跟大家分享,通过张玉梅老师帮我全身轰炸了3次后,不但把我24小时咳嗽的症状解决了,最开心的是我的淋巴瘤肿块也没再长大,而且腋下和脖颈处的肿块也变软了。这次到惠州拍拉给了我极大地鼓舞和信心,我相信只要坚持拍拉,一定会把全身的毒素包括这些肿瘤之毒全部排出体外。


我的身体一直不太好,用我自己的话说是爱长一些疙疙瘩瘩的东西。


1998年我的心脏彩超显示二尖瓣轻度关闭不全,单位体检查出肝脏多发囊肿(1cm),胆囊息肉(0.5cm);


2012年体检查出双侧乳腺增生;


2013年体检查出多发子宫肌瘤;


2014年查出甲状腺多发囊实性结节,到2016年最大的已 3.4*2.6cm;


2016年体检查出宫颈纳囊、宫颈肥大,骨密度偏低。我很郁闷,每年体检身体都会发出新的危险信号,但每当向医生大夫询问我该注意什么?如何应对时,医生大夫总是很轻描淡写地说:“现在不用管它,定期检查,发展到一定程度了做手术。”


我很遗憾自己没能早点结缘拉筋拍打,以至于没能早点改善体质,避免让身体成为肿瘤生长的温床。我是在2016年6月11日被确诊患有霍奇金型结节硬化型淋巴瘤的。


当时我父亲因胆囊癌已进入生命倒计时。父亲是2015年8月查出胆囊癌的,从那时起我就一直陪护父亲在医院求医,直到我生病。


2016年6月15日我做PET-CT检查,报告显示:右颈、右锁骨上下、胸骨上窝、纵隔多个结节,部分结节融合成团,大小1.5-5.4cm。


6月16日父亲的管床医生找我:“你父亲的肝功指标已经恶化,若想回老家要抓紧时间了,你们恐怕只有10-15天。”于是母亲叫了救护车送父亲回老家。


6月17日我被医院通知住院,6月20日置PICC管,骨穿,6月21日做第一次化疗,化疗两次为一个疗程,每次间隔14天。我的治疗方案是标准流程:六疗程十二次化疗。6月22日第一次出院,6月24日下午回老家见父亲最后一面。由于置PICC管会引起过敏,而置管医生说我的血管太细,更需要小心护理PICC管。初置PICC管第一周需隔天护理一次。6月24日上午做PICC管护理,下午回老家,6月27日父亲离世……


我和老公回北京,当时我的PICC置管侧的胳膊已经长满疹子,第二天赶紧去医院处理,紧接着查血项指标,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呢,就又住院进行第二次化疗了。前四次化疗我并没有太多痛苦,按照医生要求又做了一次PET-CT检查,显示已完全缓解。


我心情很好,因为我这个类型的淋巴瘤治愈率80%,我已在这80%里。我甚至向主治大夫要求可否少做几次化疗。主治大夫说后边的八次化疗是为了预防复发,复发率高50%,所以八次化疗不可减少。


我这类型的淋巴瘤治疗所用的化疗药据说是毒性最小的,但是护士们每次都要戴上防毒手套操作,化疗的病人都要置PICC管以减轻药毒对血管的伤害。据说如果药物渗漏,被渗漏的那一段血管就会发黑失去功能。注入体内的药物使我的血管越来越硬,血流越来越慢,以前抽血化验从没扎过第二针,现在抽血前如临大敌,充分活动准备,还经常被扎第二针、第三针,还要被护士埋怨:“你的血管太硬了”。还有一次虽然一针就扎出了血,但当采集第三管血时,护士说:“对不起,您的血流太慢了,这管血采集超时不能用。我给您重新扎吧?”


化疗药对消化道的伤害也极大。随着一次次化疗的进行,毒素累积,伤害加重,我也开始呕吐,并且一次比一次吐得厉害。最后两次化疗,我从挂上药就开始呕吐,医生护士都说要多喝水排药毒,可是我根本喝不进去水,水咽下去不到两分钟,必定会引起胃里翻江倒海,一定要吐空胃里的东西才行。我不吃不喝地吐了三天,当时我以为我会吐死、渴死或者饿死。


现在我知道了我不会死,只是本能地肠胃拒绝进食,全力排毒而已。接下来的两天,我需要每两个小时进食一次,不然胃里会烧得慌。现在想来,那是因为药物破坏了我的胃粘膜,我吃的东西并不是因为营养需要,而是要向胃里填充些东西把胃壁撑起来,不让胃粘膜受刺激而已。


这五天过去之后,我算可以正常吃饭了,然而白细胞又太低了,接下来几天每天查血,打升白针,还要去医院维护一次PICC管。说到PICC管,置管时大夫说我血管太细(粗的血管都在抽血时被扎了,不能置),我们两人都累得浑身是汗才把这PICC管平平安安地置进去,当时大夫说了一句:“置管费劲,取管更费劲”我没明白什么意思,到化疗结束我去拔管,管头在左臂中间的血管里被卡住拔不出来,我才明白置管大夫当初的担心。我还算比较幸运的,虽然剩下的血管细,但终究能置入PICC管,虽然第一次拔管卡住了,但我回家尊医嘱认真活动了三天,第二次去还是顺利给拔出来了。听说有的是背运的,置管时置不进去,只能由着化疗药伤害血管。拔管时拔不出来,管头断在血管里,还得去紧急切开血管把管头取出来,在我之前就有一位拔管困难的,最终管头断了……


我第二次去拔管时大夫们都已做好准备要给我做手术了,没想到能顺利拔出来,他们都觉得很意外。所以我还是比较幸运的。好不容易熬过十二次化疗,已是2016年12月21号,医生问我打算什么时候去复查,我打算回老家过年,过完年回京再复查。医生眼光异样,问我:“你不想早一点知道治疗结果吗?”我心里咯噔一下:“我们不是早就知道结果了吗?”“不是的,要等全部疗程结束的检查才能确定治疗结果。”我一直开开心心地当自己是已治愈的前病患,没想到医生还有这一手。唉,不管它,我还是先回老家过年,放松一下心情再说。


回到妈妈身边,又值过年,我刚结束化疗,于是妈妈想方设法给我补充低脂高蛋白营养,亲戚朋友也都买些营养品给我,但是我感觉自己脾胃虚弱,运化不了这些营养品。另外,吃了肉、水果之后常胃痛,绞痛难忍。


化疗的副作用还有失眠、闭经、肝功能异常、复查时查出左肾上腺结节样增粗(有50%的机率发展为肾癌)、全身皮肤及指甲发黑、舌尖指尖发麻,以及现在未查出未来会对身体产生的强烈伤害。(每次化疗之前签字时都会有满满一篇的毒副作用说明,我记得清楚的只有得多种癌症的概率都比不化疗要高50%,别的都是医疗术语,我不懂也记不得,只觉得是毒你没商量,害你别作声。不签字就是拒绝化疗,签字就是自愿接受毒害。)我的化疗之毒还真是比较轻的,直到疗程结束,我的头发都还保有1/3,最后一次出院我拎着塑料袋一边呕吐一边走出来的,化疗之毒并未将我伤到不能自理,我还算是幸运的,然而毒副作用毫无疑问地会影响我的后半生。


节后返京,我开始在网上狂搜养生、健身方面的内容,目的是找到办法把自己的身体调理好,去掉笼罩在我头上的复发率50%的阴影,永远不要走进复发的队列,永远不要再进医院。妈妈一味地要求我进补,我只好找理由不回她身边,以便于我自己做主该怎么调理怎么锻炼。


2018年2月,节后复查结果显示胸膈血池病灶仍活跃,可能为复发。主治医生看到结论说不可能,极少有这么短时间就复发的。让我4月份再复查。我问化疗造成了闭经怎么办?


主治医生说我这个年龄也差不多该闭经了,如果怕早衰就去妇科开点药,这个病不归她这个科管。


4月份的复查结果仍显示病灶活跃,且增大为3.7*3.8cm,突向肺部。还有一条是左肾上腺结节样增生。主治医生看了赶紧去找了上级领导,回来告诉我:经讨论,他们认为有两种可能,一是第一次的活检结果分型有误,二是确实复发。不管怎样,要先去胸外科做活检,然后才能决定后续如何治疗。我问有没有治疗方向,她说先化疗,然后做自体干细胞移植。我问左肾上腺结节样增生怎么办,主治医生说那不是主要的,先去胸外做活检。我的第一反应是我不要再化疗,也不去胸外科做活检。我要远离医院,寻找自愈之法。


从2013年7月到2016年12月,我的生活就是围着医院转。2013年7月,我公公查出患了弥漫大B细胞型非霍奇金淋巴瘤,2013年9月开始在北京肿瘤医院进行标准的美罗华化疗六次。美罗华当时是自费进口药,一针2.5万元。前4次的效果还好,后2次就没有效果了,医生说我公公的生命大概还有九个月。


化疗之后,公公腹部还有肿大的淋巴结,又放疗了19次,腹部淋巴结仍然在增大,但公公已经承受不了放疗所带来的伤害了:口腔溃疡、吞咽困难、白细胞靠打增白针已升不上去。最终公公放弃了治疗,于2014年12月去世离开我们。


2015年8月8日,我父亲被确诊为胆囊癌。辗转济南、北京求医,因发现太晚、肿瘤与周围组织粘连无法剥离而无法手术切除,下了手术台医生就判定只有几个月的生命,让我们回家休养,不需要再治疗了,我们还是尝试细胞免疫治疗、中医药治疗,还自行贴过阿魏化痞膏,最终父亲还是在2016年6月27日于我们告别离开人世。


想着这几年来与医患有关的事,我不禁产生很多疑问:


第一,其实父亲单位待遇很好,每年都有体检,而且父亲的体检项目是最高标准,体检一次的标价是1500多元,我们都很纳闷这体检是怎么查的,父亲的肿块加上融合部分比拳头还大,怎么这么多年的连续体检就一点提示都没有?


第二,我的胸骨上窝天突穴的位置有一个肿块,化疗时并未减小过,2016年8月18日及2017年的复查报告里却都没有提及它,这是个什么肿块?


第三,西医们在无法医治时往往会告诉病人家属患者的预期寿命,他们凭什么下这样的论断?是想让家属早做准备,还是让患者数自己还剩几天?我的两位父亲都被通知过剩余寿命,这对他们是很大的心理打击。


第四,医院提供的标准化流程式的治疗,俨然病人就是生产线上的产品,成了医院赚取利益的对象,医疗机构与以营利为目的的工厂有什么两样?


第五,人是一个整体,俗话说“牵一发而动全身”,可是西医把人分成一个个孤立的部分,建立在此基础上的西医研究还是科学的吗?


第六,我的主治医生和护士们虽然对我不错,但他们是医院的职工,犹如工厂的工人,要按规矩办事,他们是在学习的过程中就被洗了脑的,什么科室管什么病症,当他给我用的药的副作用导致我的其他器官病变后,他就给我推荐相应的科室,但我是个人,不是那种可以拆下零件维修的产品,我若因化疗导致肝衰竭、肾肿瘤,再去肝、肾科室医治,还能相信他们会医治好我吗?即使医治好了,也会以转向下一个科室告终。人若到了这个阶段还把自己交给医院,还能有信心走出医院的大门吗?


另外,从我个人这方面来说:


一,我还能经受住下一轮的化疗吗?我还能成功置入PICC管吗?


二,上一次住院的经验,我在病房根本无法入眠,连吃四天安定仍是失眠。


三,医院的饭哪有家里的饭可口,在医院吃饭哪有在家吃方便、轻松?因此,我对老公说:“我不会再住院了,病房狭小人多,日常生活不便,病人吃不上可口的饭,得不到需要的休息,医生、护士、陪护、看望的人穿梭一样,病区空气污浊,不利于养病。而若接受再一次的治疗,不出三个月我就会交待在医院了。不管未来的生命还有多久,哪怕只有一天,我也要有尊严地活,而住进医院,我只能任由医生摆布,听医生的恐吓,签字同意他们对我进行他们也不知道后果的治疗,渐渐地我将失去我全部的自由和尊严。我只能选择放弃化疗,寻找自愈之路。希望你能支持我”。老公听后要求考虑一段时间,最终他也认同,若我接受再一次的治疗,不出三个月会交待在医院,所以同意了我的想法。


2017年4月17号以后,我再也没进过医院的大门。2017年4月17日之前,我只是为了预防复发寻找保健之法,而2017年4月17日之后,我要为治疗寻找自愈之法。我学习了祝总骧321经络养生自疗法,中里巴人养生功法,拉筋拍打,陈玉琴指压按推法,站桩,平甩功,原始点,断食疗法和生机饮食疗法。每种方法都有癌症的案例,我逐一学习和实践之后,认为很多方法都源自《黄帝内经》,其原理也都是通过不同的方法调动人体的自愈力,大家其实是殊途同归。衡量再三,我选择了大道至简、简单易上手且看得见摸得着的拉筋拍打。


在老师的博客中学习了拍打方法,看了许多的分享,看了几乎每一篇关于肿瘤的案例后,我开始自拍。


2017年5月1号的两日体验营我报名参加,但由于我化疗结束不到半年,不符合条件,最后只能由我老公顶替我去参加了体验营,从此老公成了我家的正式打手。我手有晨僵的毛病,拍打手臂之后好了。我长期腿脚冰凉,拍完右腿之后,我惊喜地发现右腿沿胆经暖融融地很舒服,走路也比左腿轻快,站累、走累之后也比左腿恢复得快。拉筋的感觉也很好,能感觉到凉气和热气在体内的窜动。越拍拉,我越相信自己找到了自愈之法。


老公从两日体验营回来,高血压就正常了。有一天老公有点发烧,我给他拍了手肘、内关、大椎,睡觉前就退烧了。他吹着风了肩膀痛胳膊抬不起来,拍打一次就好了。老公也越来越相信拍拉。平日我在家自拍,休息日老公帮我拍,密密麻麻的痧提示了我的淤堵有多严重,三五轮的地毯式轰炸之后,我仍有成片的青包紫块的痧。我意识到自己的身体仿佛冰冻多年的冰山,前几轮的轰炸只是除除表面的冰,若想融化整个冰山,首先要撼动冰核,使冰山整个开裂。


俗话说“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那要融化一座冰山,需要多少时日的拍打呢?我做好了长期拍打的准备。由于自己在家要一日三餐,买、洗、做、吃、收拾要占用大部分时间,还要考虑拍打之后不能沾水,因此实际上自拍每天的拍打时间很有限;另外由于经验不足,以及拍打力度不够或还有其他原因,虽然我相信拍打的功效,但对于我所关注的天突穴位置上的肿块,拍打到2017年8月已经五轮了我仍未看到它减小的曙光。在8月25号夜里,我无意间摸到左腋下新长了一个淋巴结肿块,扁圆形,像一元硬币。我一惊,再摸脖子,也有新的肿块长出来,这极大地打击了我拍打的自信。说句实话,此时的我成了半信半疑的拍拉者。


我尝试断食疗法,避谷21天,体重降到35Kg,体验了所有的作用、副作用,肿块未减小。我很小心地复食,体力恢复很慢。到了10月份我开始夜间咳嗽,失眠加重,无力拍打,我就用陈玉琴的指压按推法,咳嗽和失眠有所改善,但指压按推要找经络穴位,每天按推几个穴位就累了,而我这种重病加顽疾的,每天要按推的穴位比较多,经常完不成任务。其他的方法我也尝试,但在当时我的体力很难坚持。


我开始反思,本来我最初经过再三考虑才选择的拍拉,应该是最有效最简单的,它若不见效其他方法就更难见效了。我的拍打应该是见效的,否则肿块可能长得更快。之所以肿块没有减小,一方面可能是我的心理、心态问题,另一方面可能是我拍打的时间、力度不够,或者可能是我的体质的问题,总之是到目前为止,我的正气聚集的还不够,还不足以压倒邪气,而不是拍拉本身的问题。想明白了这些,我重拾了对拍拉的信心,并且很迫切想找有经验的教练或前辈交流。


2018年1月21日,我看到公众号一篇案例分享,文章写的非常清楚详细,文章中提到去惠州找张玉梅老师帮她三轮全身轰炸后,身体是如何一步一步好转起来的。我很兴奋,把这篇案例文章连看了好几遍,然后找到了张玉梅老师。


3月25日见到张玉梅老师的时候,正是咳嗽、失眠加重,入睡困难,一躺下就开始咳嗽、咳痰,一咳一个小时,好不容易睡着一会儿,不到10分钟又咳醒了。一夜醒个七八次是常事,睡上几个10分钟加起来也就一晚上能睡一个来小时,白天精神很不好,很困,化疗的毒副作用、拍打之后的排病反应、断食导致的体力下降、复食后不小心感冒,再加上失眠、咳嗽每天休息不好身体难以恢复,我的身体已经虚弱至极,体重只有34Kg,走路腿发飘、气喘,走800米就走不动了。


第一轮的拍打,在拍打前老师先让我拉筋、喝姜枣汤,我一趟下拉筋凳就没完没了的咳嗽,老师见我剧烈咳嗽也吓了一跳,问我为什么没有早点处理?我说,我一直把这咳嗽咳痰当作气冲病灶,没有采取什么特别的措施。


后来看见老师在拍打时对各种气冲病灶的处理,我才知道有气冲病灶时应更积极拍拉,不能听之任之,长久地咳嗽太伤身伤肺了。


第一天先拍打了肺经及肺部对应的位置,后背拍出非常壮观的一大片硬包黑痧,拍那里都出包块,经过一天的拍打,我的咳嗽当天就减轻了许多,白天的咳嗽减轻了50%,夜间的减少了30%。身体觉得轻松舒服了许多,这些反应增加了我身体好转的信心。说实话,我的咳嗽也不是单纯的咳嗽,我脖颈那些肿块就是痰湿凝聚,可能咳嗽咳痰是排出这些痰湿的方式。痰湿不排完,咳嗽、咳痰终究还是要有的。


前后通过三轮全身轰炸,前两轮我经历了不少气冲病灶,心烦、痛哭、胸闷、恶心、呕吐、头痛、头晕等等,老师一一帮我处理,我排红尿,老师和我一起开心说我中奖了,这就是在排毒。看着我一天比一天有精神,体力在恢复,张玉梅老师比我还高兴。在第三轮轰炸时基本上没有什么气冲病灶了,出的痧也相对比前二次少多了,三轮的全身地毯式轰炸顺利完成,老师叫我回家后自己还要继续坚持拍拉,不要偷懒,因得病的形成经历了很长的时日,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要把这个寒排出去,也不是一蹴而就的事,要相信、要有信心,肯坚持你一定很快恢复健康的。

硬痧包


在三轮的拍打,其实老师很多时候都是通过拍打跟我聊天,再找出我的问题帮我调心。教我要知恩、感恩、知足常乐,换位思考,每天要开心快乐!我每天看到张玉梅老师身上都带着满满的正能量……


经过三轮地毯式轰炸后,我发现我的肿块已没有再长大的趋势了,这说明正邪力量的对比已经发生质的变化。我的精力体力也已经大增,体重已增38Kg,失眠的症状已有了很大的改善,老公说,我现在入睡不超过20秒就能睡着,有时睡得还很香甜,这是一年多来从来没有的感觉。


咳嗽的问题,现白天基本不咳,但一拉筋会咳痰,这从另一个方面证明了我的咳痰与肿块的关系。夜里还会咳两次,但咳嗽时起来喝姜枣汤,吐吐痰又可以很快入睡了,每晚的睡眠时间可达5-6个小时。白天除了午睡一小时外,不需要再补觉了。每天早晚各晒一次太阳,再出去走三公里的路办点事,买菜、做饭,喝姜枣茶。


每天坚持拉筋,每次拉筋左右腿各拉半小时,一周安排两天自拍。因为自己身体好了,也敢和母亲同住了,就把母亲接来,每周还要安排一天给母亲拍打4-5个小时。每天忙碌、充实而开心。我相信,经过持续的拍拉,我的状态会越来越好,我一定要将拍拉坚持下去,成为终生的保健之法。


我自己的感悟是,信心不足的拍友,是非常需要先请有经验的老师先拍打,通过老师的几次拍打,再自拍效果会快会更好一些,但一定要找对有经验的老师!


因为我有自拍半年,然后停滞,再找老师拍打就可以找回自信了,再坚持自拍的经历,如果一开始就能找到有经验的老师拍打,我也许会少走很多弯路,这也许就是缘分吧!也许一气呵成,早就降伏病魔了。因为相比而言,我们自拍毕竟不如老师有经验,哪些部位该如何拍还是要认真向老师学习才能提升拍拉的效果。另外,我们没有经验不懂不会处理气冲病灶,有时甚至忽略了气冲病灶,会耽误自愈过程。还有最重要的就是老师很注意调心。老师带着全身满满的正能量就是一剂良药。老师充满正能量的各种交流沟通让我的心也慢慢变的阳光起来了。


所以,自拍若能注意避免经验少,时间拖拉带来的影响,再关注气冲病灶,注意调心和调整自己的正能量,才会有好的效果。还有一点值得注意的是,我们需要给自己一点时间验证拍拉的效果。不是所有的人一拍就见效,也不是一拍见效就能马上彻底改善问题,所有的一切都需要时间。相信拍拉,没有达到预期效果是因为拍拉得还不够,或者你的体质需要比别人更多的拍拉,这个时候不要动摇,不要想太多,只管拍拉,多拍多拉,你会得到你想要的结果。这是我走过的弯路让我想明白的,也是通过张玉梅老师的拍打帮我验证的。


好,今天的分享就到这里,感恩遇见张玉梅老师,感恩老师弘扬大道至简的拉筋拍打,让人人都有可能掌握这种保健方法,把健康紧握在自己的手中。感恩张玉梅老师对我的拍打、调心和传递正能量,我有信心坚持自拍下去,让拉筋拍打成为伴我一生的健身法,把全身的毒素清理出去,让肿瘤再无生长之地!

            

安心

2018年6月27日


为了您的安全和健康,拍拉拉郑重提醒您:


    1、拍打、拉筋仅仅是一种保健方法,不能替代医学治疗亦不属于医学治疗的一部分;


    2、本案例系体验者个人经历,尽管现今已有大量案例证实了拍打、拉筋良好的保健效果,但不意味着拍打、拉筋对每个人都能产生如此良好的保健效果,甚至有的人可能因个人体质或健康原因不适宜进行拍打、拉筋;


    3、若您存在医学上认定为不适宜出痧,或不适宜进行激烈、负重运动,或需要静养的身体情况(包括但不限于:心脏病、高血压、低血糖、肝肾疾病、脑部功能损伤、血小板功能障碍,孕期、术后恢复期、卧床修养期),或您不能确定自己是否适合拍打、拉筋;请您务必在咨询过您的主治医生后遵医嘱决定是否采用拍打、拉筋,以免出现意外;


    4、若您在拍打、拉筋过程中出现不适,请立即停止拍打、拉筋,及时到医院就诊。

我要收藏

3 个赞

分享到

请先登录才可以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