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服热线:400-065-0970 | APP下载
| 微信公众号1
搜索

减肥美容 重拍头面部之变形美容记

时间:2017.05.15 17:20 2244 3 1

编者按

如果说前几天发的拍打美容的“无图无真相”,那今天这篇文章的真相不能再真了。看着这“美女和怪兽”并列的照片,谁能想象右边的美女就是从左边的怪兽脱胎而出。最初看到如此鲜明的对比,我就想起香港的Eva,她当时用拍打棒一天拍打10小时,脸肿得连家人都不认识,但折磨她多年的类风湿、心脏病、肌肉萎缩症都好了,皮肤更美,起码年轻十几岁。后来几次碰到肾衰竭、红斑狼疮患者停服激素药后脸上也浮肿,结果两种:继续拍打拉筋的患者就自愈了,而被气冲病灶吓坏的患者恢复了吃药,结果就一直吃下去。本文作者的美容效果是副作用,其久治不愈的忧郁症、心脏病等一堆复合病经拍打拉筋自愈才是主要效果。 


2014年4月22日傍晚,我出游归来,与“行医海南”在朋友家聚会,一群人谈笑风生。聊着聊着,就说到如果一个人站在高处,拍打另一个人的头部,排寒、疏通经络的效果肯定非常好。要不,咱们试试?说干就干。我当即站起来,“行医海南”站在拉筋凳上开始给我“灌顶”—— 重拍头顶百会穴。她因为经常拍打、练功的缘故,气感足,全身放松,不用拙力,拍得很渗透,这从上往下“哐哐哐”拍下来,力道可想而知。我的头被震得发麻,震感直接传到脚底。才拍几下,我就全身发热,开始冒汗了。刚开始几十下还没事,渐渐地头皮开始痛起来,我放松全身,欣然接纳,心中没有一丁点恐惧、担忧。         

    

头顶拍了20分钟之后,接下来拍头两侧胆经经过的部位。这个地方平时自己拍着也会相对较痛。人呐,多少爱生点气,这一气不打紧,伤肝伤胆,“两鬓斑白”就是这么来的。拍了没多久,头两侧开始发胀,渐渐胀得难受,非常难受,真实体会到“头都大了”是什么感觉了。我情不自禁地哭喊起来,“别打我了,别打我了,再打我要逃走了。”说来惭愧,一个时常拍打的人,还是教练呢,这点痛都受不了?还哭鼻子?其实,也没啥不好意思的。呵呵,有难受的事还真的不能硬扛着,该喊喊,该哭哭,该挨打,继续打着,咱啥也不耽误。

   

我可是见过不少“硬骨头”,男女老幼都有,拍打时特别能扛,一声不吭。这样的人呐,有些是经络畅通,所以不大痛;有些是真耐痛;有些是身体已经麻木到没多少知觉了;有些呢,是需要调心的。日常生活中不也一样吗?一切都闷声扛着的人,总有扛不住的时候。华哥都主张“男人哭吧、哭吧,不是罪......”,咱们女人得天独厚的优势,当然更可以哭了。拍打时的哭,排毒效果可是加倍的好哦!顺其自然地喊一喊、哭一哭,宣肺气,解肝郁,哭完即止,眼睛不痛,心中也很安宁,没有不良情绪残留。

    

话归正题,我的头两侧在被拍时,虽然胀痛得越来越厉害,但我的心中很平静,甚至进入了一种禅定的状态。我气定神闲地跟大家有说有笑起来呢。一度,我非常真切地感觉到被拍的这个人不是“我”,我是住在这个身体里的“居民”,现在的拍打是在帮我修缮房屋呢。

    

拍完之后,整个儿头两侧都肿了。我照了照镜子,天哪!原来太阳穴周围较窄的部分已经肿得比“脸盘子”还大了。嗯,好像是圆润了,耐看了。不过,这人还是“我”吗?      

拍完头两侧,太阳穴周围鼓了起来

       

唉,既然落到人家手里,还有什么可说的呢?继续“挨打”吧!我乖乖地走回去,继续接受前、后头的拍打。又是20分钟。拍着拍着,我的脑子里突然蹦出“太阳出来咯喂,喜洋洋咯啷咯......”没搞错吧?!竟然想唱歌了?还真是“升阳”啊!

    

终于拍完了,我们都出了一身汗。我又去照镜子,一看,前额也肿起来了。“群众”都过来围观,品头论足道:“嗯,不错,挺像雷震子的”。这下可好,跟“封神榜”上的人物沾亲带故了。

看着镜中鼓着大包的脸,丑是丑了点,也不像原来的我了,但我的心里美滋滋的。真是畅快淋漓,痛并快乐着啊!当人痛到极致时,身心的愉悦感真是语言无法形容的。

    

跟大家聊了一会儿天,我还是感觉意犹未尽,就“厚着脸皮”(估计真被拍得皮糙肉厚了,哈哈)撒娇,让“行医海南”再接再厉,帮我拍脸。大家一致同意,“看来人真是欠揍!”我赶紧主动躺在沙发上,真舒服啊,可是马上要面临又一轮“狂风暴雨”了。该来的,就让它来吧,与其躲避,不如坦然迎接。

    

一阵噼里啪啦又开始了,这扇耳光的,打得真够狠,可没我对自己这般温柔。我还是“外甥打灯笼”,照旧喜乐接纳,照单全收。拍到十多分钟时,我右脸下边拍出一个血痧,开始往外渗血。这还了得?!都破相了,还拍?其实没啥可大惊小怪的,咱们继续拍着,聊着,不多一会儿,也就拍完了。脸整个儿肿起来了。到镜子面前一看,哇塞,真是太有福相了!而且,眼睛因为被泪水冲刷过,显得格外晶亮。

    

是夜睡了一个好觉。其实,自从拍打拉筋以来,我的睡眠质量噌噌地往上提升,到哪儿都是能吃能睡。更何况经历了这样深刻的排毒,当然睡得香咯。

    

第二天早起一看,额头、头两侧出现了紫红色的痧。看来痧毒在慢慢渗出来。当天上午有约,我蒙着脸出门拜会几个朋友。刚开始大家全都认不出我来,直到听到声音,才确定此人真的是“我”。一个朋友开玩笑说,“你神经病啊!把自己都拍成那样了。”唉,我的痛苦和快乐你可知否?

    

到中午时分,右眼角已经肿得眯缝起来,痧也渗过来了。我虽然“心里美”,但也不能出来吓唬人呐。再说,要是整个眼睛都睁不开了,行动也不方便。我们取消了行程,打道回府。

    

在接下来的几天里,我的右眼肿得睁不开了,渐渐蔓延到左眼,接下来是面颊渗出紫黑的痧。整个儿比“家暴”还惨。之后,肿胀、痧毒慢慢消退,只残留着些许青黄色,脸也瘦下来了。右脸上的血痧早已结痂脱落,只留一点痕迹。假以时日,一定会“风过无痕”。

眼睛肿得眯缝起来

又能睁眼了,心里美滋滋的

 

我就这样在家养着,不上网、不接打电话、不看书,安宁、喜乐地养了半个月,期间都是朋友们在悉心照料着我。这是我人生中难得的一段悠然岁月,无语、无作为,无思无虑,身心轻盈。刚开始我还照照镜子,拍照留恋,后来也就忘了这茬,只是自在安乐地呆着。每次照镜子,我都看着镜中这个面目全非的人,轻柔、坚定地对她说,“对不起,请原谅,谢谢你,我爱你”。

    

记得秋香在被打成肿婆子之后,周星星用“还我漂漂拳”将她打回了原形,甚至比以前更漂亮了。我变成什么样呢?                                                

   

半个月后,我脸上的痧痕终于褪完,可以出门溜达,不必担心吓着心脏不好的人了。此时的我,皮肤更细腻滋润,心中阳光充盈,鸟语花香,一片圣美。从那时起,我就时不时不由自主地想要歌唱,想要吟诗作赋,想要拥抱自然,想要呼吸清新的空气,喝甘甜的水,烹饪天然美食,想要润滑我生命中VIP人物之间的关系,想要和朋友们分享我心中涌动的美和感恩、感动。我是一个行动派,现在的我,就呆在这样的生命、生活状态,就在做着这样的事。

                当阳光洒向心田

温暖我心

照亮人生

我点燃心灯

呈上我的光明

与它合一

让它永耀

                                 

每当我向一位对我们关怀备至的叔叔说“谢谢您,我爱您”时,他总是爽快地回答:“爱就爱吧。”是的,爱就爱吧。

      

需要特别说明的是,这样的重拍并非人人适应,也不必勉强、不必模仿。这需要拍者和被拍者相互了解,心心相印,并且,最重要的是心中无有恐惧,深知拍打的妙处,以拍为乐才行。

 

清宁

2014年8月26日


------E N D------

分享点赞,利人利己

我要收藏

3 个赞

分享到

请先登录才可以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