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服热线:400-065-0970 | APP下载
| 微信公众号1
搜索

其他 36年前的一场车祸启动了我的风雨拍拉路

时间:2017.03.31 20:38 935 2 1

导语:36年前一场严重的车祸,极大的改变了我的命运,车祸后很闹心,只有拿小木榔头不断地敲打自己才能使自己感觉舒服一点!


从此以后,敲打自己就成了我的功课,街坊四邻嘲笑和不理解我的有的已经驾鹤西去了!而我这个83岁的老太太依旧走在拍打拉筋的路上,只是身边有了更多人的陪伴……


如果大家不嫌老太婆啰嗦,我就讲讲我的曲折拍拉人生路……

                

我的第一次气冲病灶


我还没有接触萧老师的拍拉神圣法宝之前发生的事情:在巴西里约热内卢世界杯期间,小时工给我敲打背部以后,去甘家口的银行买电,买完电刚上公交车准备回家,就晕倒在车上。我醒来时才知道车并没有开出,乘客都换车走了,只剩乘务员陪我,我儿争光已在身边,救护车赶到,量了血压和心电图,没有大问题,也没上医院。事后多年我才知道这是萧老师说的气冲病灶现象。


反映我非常特殊的车祸受伤案例和漫长的敲打治愈经历


萧老师您好!我想了很久,还是下决心向您反映一下,我36年前遭遇严重车祸,至今仍然全身麻木的情况。1980年11月,我47岁,在早晨上班的路上,我的自行车被北京市环保局乔某开的大轿车撞倒,巨大的惯性,将我甩倒在地上,姿势是屁股先着地,上半身向右前方,两只胳膊也向右前方猛力摔出,头一晕眼一黑,像卷麻花一样,整条脊柱骨向右前方挤压着肚子,肚子里的气被强烈挤压向头部和四肢,瞬间仰面倒地,当时我的全部神经系统已经麻痹,医院检查无痛感,造成误诊,后来经过拍片确诊为腰一腰二压缩性骨折。


由于全身没有破坏性的伤害,也无法治疗,我唯一的感觉:非常闹心,坐卧不安,针灸按摩也无效,时间久了,精神体力越来越差,本能的请工厂师傅给我做个木榔头自我敲打,打的时候闹心好一些,停下来就不行,这是我的敲打雏形。


我是学工的,我知道工程材料经过外力加工,会产生变形应力,通过热处理可以消除,人体作为有生命的活材料受力后产生的变形应力怎么办?本能的想着,敲打是个办法,此后旷日持久的痛苦经历难以言表。但是对我来讲是愚公移山,找不到恢复健康继续生存下去的出路。


十七年后的1997年10月,公园练功中突然晕倒,医生诊断为脑梗塞,处于没有感觉,木的状态变成麻壮,但行动受阻,各种难受的感觉都出现了,生活不能自理。中医西医吃药打针,输液手术都乱用,我自知是车祸留下的内伤自然没效果。


十年后,2007年夏天,晕倒后股骨头摔断,手术换了金属的,在家疗伤期间,用敲打工具敲了小腹,出来一大片黑,我恍然大悟,我身上的淤血还如此严重,决心加大敲打量和敲打时间,从2008年开始全年地毯式敲打全身,还请过两个小时工帮我打,以年为单位对比,一年比一年稍有好转。


2015年10月左右,女儿向我传来萧老师关于拍打拉筋的信息,我如获至宝,欣喜若狂,立马与北京拍拉拍文化传播有限公司联系,每天如饥似渴一遍又一遍的仔细阅读有关信息和案例,查询与我类似的情况,遗憾的是,在热门搜索中也没有找到类似的案例。萧老师的拍打拉筋自愈法的理论和如何实施的道都无私的贡献给长期忍受苦难的人们,我内心感激之情难以言表。根据我的实际情况,我立马采用了萧老师的拍打拉筋神圣法宝。由于我全身麻痹,希望力量大(拍打),都用大小木榔头和铁铲敲打。


2016年,我获得较大收获:


一、我对自己伤情的认识更准确,更明晰,在巨大的外力作用下:


1、全身的肌肉软组织遭受拉伸、压缩、扭转变形,经脉络脉必然变形阻塞,气血通道不能畅通,营养不能滋补细胞组织。敲打(过程)中肌肤组织几乎全是发干发硬,尽是大大小小的疙瘩,想打软打散,没有足够的力度和时间是打不开的,肌肤因缺乏营养很糟,力度稍大就破皮破肉,近年来身上伤痕不断;肌肤组织中的神经麻木,敲打也不知疼痛,触摸它或对外环境冷暖也很迟钝。敲打中从未看到许多案例中(所讲)的痧,只看到粉碎的白皮肤或者什么也没有。


2、肌肉变形使全身骨骼的相对位置也变形,小时工(拍)打背(部),经常出现某处骨头突起而不敢继续拍打,我相信萧老师讲的拍打过程能正骨,但为了安全,只能慢慢来。敲打最多次的背部尚没有疼痛感。脊椎骨上及其周围的肌肉组织紧实又硬又厚的干皮,应该算是受伤的病灶部位,稍用点力就敲破,破破好好不计其数。


3、全身骨面上的骨肉和深层神经组织变形紧贴骨面,致使全身的神经传导功能失灵,只能用很大的木榔头中(等力度)敲,甚至重敲才感觉稍有效果,痛感太小,治愈能力激发不出来,身体的内伤也就调不出来,我正规的自我敲打已近十年,多用各种大小的木榔头,也常常用炒菜的铁铲砍打,加上力量比我大的小时工,效果虽有,但杯水车薪。


我长期苦恼家人、亲戚不理解我,天气暖和的季节,我常拿着木榔头或铁铲在露天晒太阳并自敲自打,路人好心劝我不能敲打,或者抱着疑惑的眼光问我为什么要这样残酷地打自己?我深知只能用中(等力度)敲和重敲才能有效果,多年来,终于培养了一个懂我的小时工,一直在帮我敲打,她也采用敲打的方法解决自己身上的许多小毛病。


二、追忆2016年用萧老师的拍拉自愈法宝取得的部分成果


1、因为全身都是内伤,神经麻痹严重,多年来全身自我敲打,只觉得精神稍好,麻木的肌肉没有改善,自己敲打腹股沟发现皮肤是暗青色,知道是内伤淤血,反复敲打很多次也不知疼痛,发现敲打耻骨特别疼,对耻骨也敲打很多次,五月上旬,偶然一次有小时工重度敲打,痛的我撕心裂肺,第二天私处肿的像皮球。自愈力终于将私处内伤调了出来。我喜出望外,感谢神、感谢萧老师。


2、6月9日端午节,敲打背部右上侧近两个小时,背部打肿了,非常痛,在床上无法翻身,全身很难受,躺在床上到中午,勉强起来想要吃点食品,坐在桌前,不知何时出现气冲病灶了,晕倒在地上,待我醒来从地上爬起来回床上睡觉,晚上起来稍吃一点晚饭又回床休息了。6月13日又敲打前胸部右侧,疼痛面积扩大到前腰前胸部,晚上翻身很困难,约持续7到8天才消痛。这是上天给我的第二次奖赏。


3、6月16日敲打左侧腋下及肋骨,左肋骨肌肉疼痛数日。6月23日敲了左大腿,腿部肌肉疼痛无法做蹲式拉筋,10月27日上午敲打两手臂两小时,手肘肿起,皮肤上出现部分伤,按照常规习惯,(拍)打后要到户外活动活动,此次刚到户外,感觉全身难受,立即返家休息,中午吃过午饭去洗碗,碗没洗成,又出现了气冲病灶,晕倒后醒来发现自己躺在厨房地上,上天给我第三次奖赏。我亲自体验了三次气冲病灶,一点畏惧心也没有,她都使我战胜伤病、安然无恙,她是最有效的特等奖。

4、11月7日上午,小时工敲打后背、肩一小时,过去敲打过无数次的背部,一直感觉麻木不仁,晚上6:50分首次感到背部温热,从未有过的舒服感。11月11日敲打前胸、两肋骨与胸线的交汇处,当时受伤肌肉挤压严重,虽多次敲打稍有改善,仍然感觉心慌心闹


5、通用部位我经常敲打,但是一个也没打通:头部。常用木榔头或铲子砍,力(度)稍重打破皮,只能轻打,麻痹的头部肌肉也能感到疼,仍然调不出大块伤(我想应该是把全头肌肉都打肿、打疼才能恢复正常);

两手、两臂发麻,两手更麻,早年敲打手,手背很多时候都发黑,后来手掌骨敲疼会出伤,再后来,手掌手指头所有的骨头都用铲子,砍许多地方砍出泡泡,有深黑色有浅红色,用针扎破皮全是带有少量红色的水。

手肘,内侧打不出痧,外侧骨肉很糟轻打即破,现在破的情况少了,骨头稍微疼了(我想两只手和臂都应该是地毯式轰炸全打肿打疼才能恢复正常,暂时还做不到);


脚和膝盖,脚最早的感觉(像是)穿的硬壳金属鞋,敲打很久很久,特别是两脚踝骨敲打时钻心的疼,脚中肌肉变形,脚骨像是斜着排队,打脚后跟肌肉像是打石头,现在金属鞋没有了,神经敏感度稍有恢复。


膝盖腘窝,早期膝盖神经丧失,木榔头打膝盖像大石头,皮肤干燥发皴,小时工打腘窝一点痛感也没有,反复敲打许多次也不见效,练蹲式拉筋15分钟,站起来非常困难,两条腿非常沉重,2017年1月份下决心打腘窝两次,每次两小时,才稍微有点痛感。


三、敲打逐渐形成的现状


小时工每周打三次共5小时;自我敲打冬季穿衣太多,每天约3--4个小时,其余季节每天约5小时以上;拉筋内容有板式(每天20分钟);门框间立式(每天左右腿各15分钟);撞墙功每天300次;扭腰功(每天正反时针各300圈);下蹲功(每天15分钟),都能达到全身发热。萧老师首推的拉筋凳卧位拉筋,我曾在亲戚的帮助下拉过两个月,每天轮流换腿每次40分钟,因为我的筋也麻木,不知道疼,只是心闹难受,自发功动作身体乱动,感觉不到效果,亲戚到回家了我无人帮忙就停了下来。


四、目前身体现状及困难:


1、身体仍然处于全身发麻状态,静下来感觉全身的神经都在微微的跳动,身体内部车祸造成的伤害大量存在,自己敲打力度太小,总是盼望着能被人(拍)打而得不到。


2、总是感觉全身变形的肌肉组织死死紧贴紧贴骨面,走起路来东拉西拽很不稳,没有拐棍不敢走路,像醉酒之人。全身许多肌肉都是硬疙瘩很难打软,我总希望小时工能重敲打,但为避风险,小时工只肯用中度力度敲打,背部肌肉敲不开,从来没有敲疼过。只能做长期打算,生命不息,敲打不止!


阎秋月

2017年2月21日



------E N D------

分享点赞,利人利己

我要收藏

2 个赞

分享到

请先登录才可以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