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服热线:400-065-0970 | APP下载
| 微信公众号1
搜索

其他 一位严重肾病患者的奇迹

时间:2016.11.25 22:44 1046 1 1

二十刚出头,严重肾病,反复住院,天天大剂量服药,病情却不断恶化,还并发高血压、心脏病、贫血,且异常肥胖、牙齿松动、浑身无力,仿佛活在人间地狱。因家人都反对拍打,只好偷偷摸摸离家,千里迢迢找打,没想到心率从原来的130多次,降到现在的正常范围90左右,气色也好了……


 

我今年二十出头,患有很严重的肾病已经3年多了。这个病非常折磨人,容易复发,发展过程非常快,我不得不一年住两次院,一次两个多月,尽管收效甚微。到2015年的时候,病情开始难以控制,并一直恶化,医生也没有好的方法。

 

出院后,因为西药的副作用,我变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整个人非常胖,牙齿松动,全身无力,头晕贫血,心脏病频频发作,从头到脚没有一个地方是好的。我每天要吃三次药,即五六十颗之多。在家期间,我多次想结束自己的生命,因为已经没有更好的方法治疗了,家里经济也被我拖垮了。我不想这么痛苦地活下去了,我觉得任何人都无法忍受这种痛苦,我总会闻到医院那股刺鼻的消毒药水味。



 

看到父母亲那为我熬白的头发和期盼的眼神,我泪眼朦胧。我才二十出头,真正的人生还没开始,若我离去,父母会多么撕心裂肺啊!一想到这,我十分内疚,身体发肤,受之父母,发誓无论如何都要陪在他们身边。因为身体极度虚弱,只能呆在家里,开始学习传统文化。如果我病能好,我也要去传播传统文化,让这个社会多一点关爱少一点冷漠。

 

也许我的一念孝心或一丝善念,在休养期间,我偶然接触到了拍打拉筋,便开始浏览拍打拉筋的文章,其中有张玉梅老师的文章,我也就开始留意她的信息,并和她取得了联系。她了解我情况后,电话里一直鼓励我,非常耐心地和我解释。那种被人关怀的感觉,让我这个看透了世态炎凉的人几乎要哭出声来。没过多久我就按约来到她的工作室,接受了第一次全身拍打。

 

第一次见到玉梅姐,感觉很舒服,她言语朴实,对我关怀备至。第一次拍打,感觉特别痛,轻轻一拍我也觉得痛。玉梅姐跟我讲“凡病皆为经络不通,”我根本听不进去,因为我痛得龇牙咧嘴。第一次拍打后,出现气冲病灶,头晕、呕吐手脚无力且发抖。玉梅姐告诉我缓解气冲病灶的方法,非常尽职尽责。

 

睡到半夜,我心跳极快,说不出话,很害怕,想放弃。玉梅姐一直鼓励我,叫我不要害怕,坚持喝姜枣茶和酵素,注意休息,有条件可以温敷。她就这样每天都关心我的情况。

 

我 35天才退痧,特别慢,由此可知我的身体被西药荼毒得多么厉害了。第一次拍打后,我感觉气色开始有了一点改变,之前完全是暗沉的,发黑的;排出了一天的黑尿,是那种深褐色并且带有一点红。知道是气冲病灶,所以我并不担心,相反我很开心,这可是排出我身体的毒素啊。据我所知,目前任何医学手段都排不出。我的家人都非常反对我用这个方法,觉得是无稽之谈。我也可以理解他们的感受,并不争辩。我想通过我的身体好转来说服他们。

 

第二次拍打,气冲病灶比第一次厉害,全身颤抖、无力、头晕,体力极其虚弱,呕吐更厉害。有了第一次经历,我并不十分害怕,我敞开了心扉,开始倾诉,哭得很难过。玉梅姐也一直安慰我,用事例来鼓励我,叫我一定要坚持。这次的痧27天才退完。

 

到9月份,我进行了印象中比较深刻的第三次拍打,不像之前痛得死去活来,但心情很烦躁,很想说别打了,最后实在忍不住,开始哭了出来。我是性格比较温和的人,几乎不会发脾气,我有点不认识自己了。玉梅姐看到我哭,就一直鼓励我,还用她的自身经历激励我。大哭之后心情很好,后来我才知道这是心病的气冲病灶,我很高兴,我甚至也希望在下次的定期拍打也可以有这样的气冲病灶。

 

只经过这简单的三次拍打,我收获多多。说实话,千里千迢迢见玉梅姐,从没想过拍打拉筋能让自己减药、停药、治病,只希望可以稍微改善我身上的症状而已。玉梅姐告诉我,有信心可以开始减药,可是我不敢。每次过来拍打都有一个姐姐陪同,担心我突然心脏发作走了。


因为病痛的心酸事,每次拍打我都会哭,玉梅姐也没能控制情感的闸门,与我哭成一片,成了两个泪人。每次帮我拍打后,叫我回家一定要坚持拍打拉筋,还不停的给我鼓励和安慰,因每次都是按约定时间过去,父母和家人都不相信拍打,只能偷偷摸摸让她拍打,医院都没办法了,还担心会拍死。

  

可是我还活着,现在气色不再发黑暗沉,肤色很好看了;以前肾病引起血压高,一天吃两三次降压药,不过降压药早就停了,没吃了;原来心跳每分钟130多次,现在90左右,属于正常人的正常心率范围;之前头晕目眩,一头晕站不住脚,现没有头晕症状,也就是说贫血也好了;手脚有劲了,吃饭也香,拍打改善了血液循环,抗血凝的药再也用不上了。 

 

我深知并非这三次拍打,就一劳永逸了,拍打拉筋并非医疗行为,而是一种自愈手段,它的核心是自己做,就拍打而言是以自拍和互拍为主,这样才能最大程度的调动自己的心力,从而更好地自愈。

 

从刚开始我对拍打拉筋的排斥(因为太痛),到怀疑,再到看到身体的好转而开始接受。在这三次拍打过程中,我只是喝姜枣茶和酵素,也没怎么拉筋,但是效果已经出乎意料的好。我相信,在玉梅姐的帮助和自己的努力下,一定可以完全停药。

 

感谢玉梅姐对我的帮助,她真的是我见过的非常慈悲的一个人,她用心拍打,在生活上给了我很多帮助,把我当亲人对待,她的大爱和柔心让我在“痛”和“快”中坚持下去,这或许就是能量场的共振。

 

本来是想等完全停药再写出我的分享,但看到网上不少人和媒体对萧宏慈老师和拍打拉筋的谩骂和颠倒黑白,我无比愤怒,无法保持沉默。我作为拍打拉筋的直接受益者,只想问一句:你实践过拍打拉筋吗?如果没做过,那就闭嘴!否则,若非无知,一定别有用心。

 

非常感谢萧老师不遗余力地在世界各地以拍打拉筋为载体传播中国文化,也希望将来有机会见到你。个人的力量是渺小的,群众的力量是伟大的。希望更多的拍友站出来,分享自己自愈路上的欢笑与泪水,形成大数据,以实际行动迎接神医遍地时代的到来。

  

莫名

2016年10月28日


【欢迎个人朋友圈转发分享,但公众平台转发需注明文章出处,否则将追究其责任】

我要收藏

1 个赞

分享到

请先登录才可以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