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服热线:400-065-0970 | APP下载
| 微信公众号1
搜索

其他 乳癌自愈记

时间:2017.09.05 17:12 2512 5 1

编者按:本文是一篇旧文,作者得乳腺癌已经有十几年的时间,因为发现得早,没做化疗,控制得也很好。但2011年突然恶化,长了很多水瘤,让她“提心吊胆”。神奇的是在参加体验营且拍打两个多月之后,检查发现水瘤全都消失。这使她决定传播拍打拉筋,以此帮助更多的人。

三十五岁之前,曾经听朋友提起要如何自己检查乳房,摸到有硬块或有痛的地方就要特别留意。我从未做过 Mammogram 定期检查,每天只为了孩子而忙,根本没时间想其它的。


突然有一段时间,在我驾驶汽车时,左手转驾驶盘,腋窝下就会感到酸痛。这情况我留意了一段日子,一直没改善。有一天,当我自己检查乳房时,我摸到的不是硬块,而是一点软绵绵的东西(jelly type)按下去也不会痛。当时我就觉得很奇怪。


但我只能先找自己的家庭医生询问,结果是要我先去做个Mammogram 来看,因为靠按是不能知道结果的。于是在一九九五年,我被医生确认患上了乳癌。当时我就像其他乳癌患者一样害怕,六神无主。第一时间所想到的就是我的一对孩子,并不是我的病。我的孩子还那么小,我该如何是好?由于当时我定居在汶莱,除了朋友,我没有任何兄弟姐妹在身边,就没有告诉亲戚。


后来我决定告诉好友我的状况,她马上站起身说:Let’s go and seek for second opinion, 就陪我一起去了她所熟悉的诊所检查。(这医生来自新加坡,到汶莱开诊所也有一些日子了)这医生检查得很仔细,他说,是有东西在里面,但我们眼睛看不到,不如到新加坡去照个片,拿了报告再找个专家听听意见再来决定下一步吧)。拿着医生给我的推荐信,回家和先生商量过后,就立刻订了第二天最早的班机,全家一起出发到新加坡去,两个孩子乐翻了,还以为去旅行呢!


隔天一早,把孩子寄托给朋友后,我们到了新加坡伊丽莎白医院,先去做了mammogram 和 ultra sound。一个小时后,我拿了那份报告就去找专家,看了我的片子,专家替我捡查后,说马上要开刀,那时我才真正感到害怕,什么也没来得及准备,陪伴我的只有我的先生,而我的孩子还在朋友家呢!


下午一点马上办理了入院手续,开刀时间是在三点。在这段时间里,我好像行尸走肉般被推来推去,最终到了手术房,看到了里面的一切。心想我是否能逃过这一劫,菩萨,请保佑我吧!


在此也没容我多想,一会儿我就被麻醉了,在我做手术的半途中,我先生竟被招入手术室,医生告诉他说,目前我们已割了几片tissue(组织)去检验都没有发现。这有两个选择,一. 是否还要继续再割几片组织化验?二. 是把整个胸部都拿掉?他选择了第一项!果然又发现了癌症细胞(大概0.03cm)。感谢我先生当时明智的决定,没让我乳房切除,让我能保留着女性唯一的尊严。


等我被推离手术室时,已是晚上九点多,天啊,这手术竟开了六个多钟!到我稍微有知觉时,已是零晨三、四点钟,我死里逃生了,感恩啊!


在医院呆了三天。第四天出院时,回去找开刀的医生复诊,他告诉我们说,他做的范围只到这,接下来把我介绍给Oncology ( 肿瘤专家),由他们接管我的病例。


见过了肿瘤医生,他说我很幸运,发现得早,腋下的淋巴结也没扩散,是乳癌第一期,别绝望要有信心,千万不要给自己有压力,他说我不需做化疗,而只是做Radiation therapy 三十六个课程。心理高兴因不需要化疗,但这三十六次的电疗我能熬得过去吗?又是另一个挑战。


回到汶莱把一切都安顿好后,我打了电话给居住在新加坡的兄嫂,告诉他们我的状况,他们要我到他们家居住,一方面为了方便照顾我,也能使我先生安心!


在这段做电疗的日子里,有许多副作用,比如(头晕,反胃,体内散发一股热气和瘙痒,全身无力,疲倦等等),这一切我都咬紧牙关度过,只盼望能早日完成早日回家!好不容易熬过去了,再见医生时,他告诉我要服一种抗癌药,而且是五年为一期,起初是每三个月要到医院来检查一次,一年过后改为半年一次,两年过后转为每年一次了,而每隔一年我都被安排做mammogram 及 ultra sound。还记得我度过十五年时,我的医生向我道贺说我已平安过了十五年。


在两年前,我又去拍了片及扫描,医生看了报告说我右边乳房发现了几粒小水瘤,起初医生还建议要做biosy  test。但是我害怕,没心理准备,是否能延迟到下一次才做?他说好,三个月后,先去做扫描看看报告再说。这次我要先生一起来陪我壮胆,结果水瘤又增多了,(大大小小约有十二、三粒),但是医生说原先那些并没变大,暂时不需要做些什么,再等等看吧。可是我能安心吗?整天都提心吊胆,真怕它哪一天忽然变化,又把我推去挨刀。直到我在三月三号参加拉筋拍打一天的体验营里,有位教练替我拍打到锁骨时,那部位竟有些白点被拍打出来,我想这该是我多年服用的抗癌药物沉淀在这里,当时她问我是否知道胸部是可以拍打的。过后我也在萧老师的博文里看过一位女士自拍胸部的分享,我就开始每天拍打胸部及拉筋(萧老师每次都说,两者并用,疗效更好)。


我们全家人每年的检查定在四月尾,我想趁这个月里能通过拍打拉筋来把乳癌解决。但是女儿忽然来电说要延期到五月二十五日才去,我很高兴,因为我又有多一个月的时间来拍打。


到了检查的那一天,开始做mammogram ,我问那医务人员,是否有发现水瘤?她说没有,我心怀疑,可能吗?我再要求再检查仔细一点,要用力压,她还笑说真的没看见什么,不信的话,见医生时再看报告吧。我迫不及待地见了医生后,结果还是一样:水瘤消失了!我的努力并没有白费,我又有了新希望!


后来遇见萧老师,当时他对我说,把你的经历写下来和大家分享,你在做,天在看,让更多妇女们了解通过拉筋拍打的微妙及好处,只要有信心、决心、耐心及坚持,一定能得偿所愿。我听了萧老师的劝告,写下这篇文章。


我目前已加入芙蓉拉筋自学馆里当义工,能帮助更多的人,我心感到踏实, 活得更有意义。


感谢萧老师不辞劳苦,四处奔波推广拉筋拍打自愈法。我痊愈了,你们还在犹豫什么?希望还在犹豫的妇女们,给自己一个机会掌握着自己的健康,找回自我,我能,你们也一定能,加油! 


马来西亚 森美兰州 

芙蓉徐女士   

2013年6月15日     


------E N D------

分享点赞,利人利己

我要收藏

5 个赞

分享到

请先登录才可以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