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服热线:400-065-0970 | APP下载
| 微信公众号1
搜索

其他 一位乳腺癌患者的自愈之旅

时间:2018.04.30 10:23 4185 3 1

 

萧老师:

    您好!在拉筋拍打一年后,我感觉到是时候,写下我的历程以鼓励更多的朋友,在拍打拉筋的过程中,更加坚定自己的信心和意念,并能早日自愈康复。

    在多年的感情打击下,我终于在2014年7月月经来的时候,发现左侧乳头有类似血色的液体排出,当时只是有一两滴,到月经结束的时候才发现。自己检查乳房也没有结节或者硬块,所以没太大在意。到了八月月经的时候,这个现象比较明显,而且这一次在乳房右上侧明显摸到一个肿块。于是马上去医院检查,彩超不能确认性质,医生便建议去做乳镜,这个检查简直就是锥心地痛,最后仪器还没能达到病灶区。

    检查的医生当场对我说:“没有生过孩子,乳腺还很细,仪器进不去病灶区,不能确认病灶性质,建议做穿刺。这个肿瘤需要切除,但不排除有复发可能” 。当时我认为自己是病人,应该听医生的话继续去检查。但是自从医生这句话开始,我对西医完全没有好感,医生拿着我的病历,不知道我未婚吗?他的话很明显就是说,乳镜根本不适合未婚没有生过孩子的女性去做,但又消费式地介绍给客人。

    接照医生的说法,这个肿瘤80%是良性的,做穿刺只不过是更加确认肿瘤是良性还是恶性,因为穿刺95%以上是可以确诊的。于是我就听从医生的建议去做了,结果出来是良性的。我也就顺理成章地接受了微创切除手术。但手术出来的结果是:乳腺原位癌!

    看到这样的结果,我第一时间就呆了!我按照医生的流程走,却得到完全不一样的结果。于是医生建议我住院做全身检查,再接受部分乳房切除,然后电疗,当然少不了吃5年的抗癌药。我轻声问医生,“做电疗有什么副作用”?医生说,“做电疗会影响心脏功能甚至内脏功能”!听完后,我觉得非常不靠谱,我信任了医生第一次的判断,但是却有如此结果,我还能信任医生第二次吗?不可能!我对医生说:“我要切片到其他医院确诊”。医生说:“好,但是时间要快,以免癌细胞扩散”。
 

    我拿着切片去广州中山医肿瘤医院确诊,结果更严重,化验结果是乳腺癌。这时候有点崩溃的感觉。我心想,不会吧,全部好事都给我遇到了?!我又去了广州中山医的另外一家非常有名的附属医院再确诊,挂了特聘专家S教授的特诊号,S教授是国内做乳腺手术数一数二的名医。但是去了更加心寒,S教授看了我的病历,叫我去病理科再回来,他笃定对我说:“还是相信你主治医生的诊断结果,这个中山医肿瘤医院的XXX是XX科的,胸外科不专业,你现在马上住院,明天手术” 。

    我的心从那时候失去耐心,变得恼火了:TMD,你S教授和中山医肿瘤医院是同一家医院,还说中山肿瘤医院的结果不正确。那时候我平静地问了S教授一句:“不做手术可以吗,能不能把流程再说一次”?S教授瞪着我说:“你那么年轻,还听不清楚我刚刚说的流程?你拿着这两种纸考虑一下,最迟今天下午办理入院,要不然就要等下星期了” 。我感觉到非常沮丧和失望,这时候也清楚地知道,病理科的主任为什么叫我再去原来医院,去拿20个切片到他们医院做复查了。很简单,每一家医院都不承认自己医院内部以外的诊疗结果。这时候我觉得自己很可笑,我还需要再掏3-4000块钱去做切片确诊吗?那手术出来的一坨物质,我还证明那一坨物质是癌细胞,有意义吗?

    那时候我毅然走出了那医院的门口,至今一年多,没有再踏进过医院一步,因为我不需要医院再次证明我是重病患者。

       2014年2月,我在去往武汉旅游的高铁上,无意中在听书软件上搜索梁冬,看到有很多梁冬的对话内容,我看到一个标题是梁冬对话萧宏慈,我不自觉地点击进去,一听就觉得很有趣。两天把所有的对话都听完,并在旅游回家后,在网上搜索了一些相关资料,觉得不可思议同时也觉得很好玩。

    于是就拍了自己的手肘,出了很多的青痧。确实前几次拍都是比较痛,妈妈看到我自己拍自己,说我是神经病。加上过年后也比较忙,所有就没有拍了。

       9月中在做复查结果的等待期间,我想起了拍打拉筋。于是毫不犹豫地每天拍打4小时左右,所拍之处都是青色的痧包,每次拍完的地方第二天都非常痒,特别是腿部和脚板底。这时候我的双手因为每天拍不久就肿了,也痒了一段时间,这时候我迎来了第一次比较厉害的气冲病灶:每当我用手拍不到两分钟就自动地睡着了。醒来的时候再拍,但是不到两分钟又睡着了。于是我到医行天下的店买了一只硅胶手拍拍,就没有在拍打的时候打瞌睡了,出的痧也就更多了。

    那时候我也开始学撞墙,印象特别深的是第一次,我试着撞墙,撞墙不到10次,全身散发饭菜发霉的味道,很难闻而且全身出汗。(我是一个很难出汗的人)撞墙不到100次,已经没有力气了,但是之后的每次撞墙,都没有了那股难闻的气味。撞墙也是我比较喜欢的一种调理身体方式。

    也是在9月底,自从去了S教授那里看诊,我对西医是没有任何偏见下彻底失望了。我每天努力地拍打4小时左右,期间也有拉筋,但是实在太痛了,没有坚持每天拉筋,隔一两天才拉一次。这时候在QQ里面有人告诉我广州邱教练有开拍打拉筋课程,我就马上联系邱教练,跟他说了一下我的情况,想准备2015年1月参加他开设的课程。他问我为什么要到1月才参加课程,我当时回答说:我10月和11月都比较忙,没有时间过去。其实我真正的意愿是想自己全身拍一遍后,如果发现其中有什么自己不清楚的地方,到时候可以请教邱教练。

    决定不去做手术的一天夜里,我问自己,我到底对自己做了什么?四肢出的都是痧包,我太不爱自己了,我发愿每天要对自己好一点点,善待自己。以前凡事都为其他人着想,最后才想到自己,负面的情绪都留给了自己,以后我要每天爱自己多一些。
 

    因为卧位拉筋很痛,我多数是选择Y拉和M拉(跪拉),特别是M拉,开始的时候也很痛,全身都痛,但是我却能坚持下来,每天晚上睡前就M拉。大约过了2个月,我可以坚持到30分钟左右,这时候排寒现象很明显,M拉时我感觉到大腿的寒气涌向脚底最后到达每个脚趾,手臂的寒气缓缓涌向十个指尖,做完后双手双脚是冰冷的,大腿和手臂是暖和的。那时候我给自己的形容词是——透心凉,这样的情况大约持续了一个月左右。

    自从拉筋拍打后,我的精神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好。就这样过了三个月,除了背部以外,全身我几乎自己都拍了一遍,当然也包括屁股,屁股的痧特别多,特别厚。我按照自己的计划,如期参加了邱教练1月开始的5天课程训练班。第一天常教练给我拍打手臂,我才感觉到卧位拉筋其实也不是那么痛。(那时候我已经每腿能坚持30分钟左右)常教练用硅胶手帮我拍左手,拍出了很多白色的粉末,这时候我想起来,前几年有一次吃虾过敏,到医院推针后残留下来的物质,出痧情况比我自己拍打稍微少一些,但是还是算多痧包,而且痧的颜色比之前浅。下午邱教练帮我拍另外一只手臂,拍到肩膀的时候出了像盔甲一样硬的黑痧,他感叹一句:看到你这块又硬又黑的痧,可想而知你当时自己拍的痧有多厚。我心想,拍出来就好,总比留在体内好。

    第二天我开始断食,学习了禅跑,也爱上了禅跑,至今几乎每天都坚持禅跑。有了第一天的经验,今天我开始有些害怕教练们的拍打,而喜欢上拉筋了。上午拍打完后,午睡时全身都开始发冷,我清楚记得那几天天气都是30度左右。我盖着棉被,但还是很冷,从心脏里发出来的寒气,最后冷得不行了,我就跟梁教练说,我很冷,她就建议我去阳台晒太阳。当时也很想吐,但是5天的课程都没有吐出来。

    接下来的两天拍打,中午都是感觉到由内脏发出来的寒冷,人也变得比较虚了,没什么力气,但是全身都拍出了很多痧,唯有背部因为虚,出痧不多。第五天因为是最后一天,虽然我没感觉到饿但是比较虚,我开始吃小米粥。这一天没有前两天感觉那么冷,把大腿拍了就基本全身拍完了。那一天邱教练跟我说:因为你之前已经全身拍过了一遍,所以这5天也拍得比较快,你会感觉到比较虚一些。

    怀着感恩的心跟教练们说再见,回到家后我就暂时没有像之前拍得那么多,一天拍一小时左右,有时候配合拉筋。这时候的拉筋没有以前那么痛了,我就在每条腿拉筋时增加重量,每次每腿坚持30分钟左右。

    另外,自从2014年的10月到2015年5月底,我每天都吃一味我尊敬的医生开的中药冲剂。训练班回来后,2月开始我自行将药量减半。到了5月,我感觉到是时候停药了,就没有再吃中药,每天坚持禅跑,有时候拉筋或者拍打。

    训练班后再拍出来的痧都是有痧包,白色痧,特别腿部的膀胱经,我问过梁教练白色的痧包是什么问题。梁教练问我有没有吃过一些补肾的药。我说有,我吃的其中一种中药是补肾健脾的,她说一般吃补肾的药,膀胱经会有可能出白痧。

    到了5月底,在我月经来之前我决定停药,月经期间有些痛并排出了一块食指甲大小的物体,上面还有两个血泡,本来我应该害怕的,但是我偷着乐了,心想如果拿去化验,医生会给它定一个什么病名呢?管他呢,反正这坨物质已经不属于我的了。

       6月的月经整整推迟了10天,到了7月3号来月经,但是出乎意料地痛,坐着屏住呼吸也感觉到非常痛,从来都没有感觉到那么痛,与此同时排出了很多淤血。到了8月2号,月经准时到,我也开始担心痛经,出乎意料,这一次的月经不感觉到痛,淤血也比原来少了80%,很久也没有感觉月经来时没有疼痛的感觉,很舒服。9月的月经淤血比8月底更少了,感觉也轻松了不少。

    关于湿疹和皮炎问题,从2012年开始,每年的4月梅雨季节,我的手指都会脱皮。有医生告诉我这是湿疹,不能根治。又有医生说这是季节性皮炎,也不能根治,只能用药膏缓和一下。到了2015年4月居然没有脱皮了,我沾沾自喜。呵呵,拍打拉筋真有效果。到了6月,居然脱了一块皮,身体很清楚告诉我,我的愿力和行动力不够,自愈脱皮刻不容缓。于是我拿起拍子狂拍我的食指,第二天新皮就长出来了,而且手指自此以后再也没有脱皮现象了。与此同时,也我拍了手指的关节,特别拇指和食指的关节,出痧严重,建议有鼠标手的可以重点拍这两只手指。

    关于禅跑,有些经历我也想分享一下。我是很讨厌长跑的人,自从1月学会禅跑,我便爱上了禅跑,几乎每天都坚持禅跑,每次禅跑后都觉得很舒服。到了3月,我叫朋友帮我拍腰部和八髎,出来一堆青黑色的痧包,拍完后感觉腰轻了很多,身体比之前更加轻盈了。

    到了5月禅跑的时候,我感觉到子宫和肝的位置非常痛,禅跑时我都会对自己说:对不起,请原谅,谢谢你,我爱你。大约到了7月底的时候,禅跑时子宫不痛了,但是肝部到现在禅跑时还是有些痛,但是疼痛已经减轻很多。建议是空腹禅跑才能感觉到身体内脏的情况,感觉效果更好。

    关于在三伏天禅跑的另外一个体会,那段时间禅跑,有些时候跑完四肢都是冰凉的,脚心和手心是暖的,最严重的时候,跑完时会在太阳底下打哆嗦。这时候我记得邱教练说过,禅跑也可以排寒,三伏天我验证了邱教练的说法。另外也建议夏天有机会去晒太阳,特别是背部。有几次我早上7点半到8点晒完太阳,也会感觉体内比较凉,也会感觉到冷,那时候的感觉是背部是热的,内脏是凉的。
 

    关于姜枣茶,我也有一些体会。喝姜枣茶不是一天两天就可以看到效果的,我从4月开始几乎每天煲姜枣茶。一开始按照教练给我的分量来煲,但是姜味太浓烈,我减了一些分量,每天当茶水喝。到了三伏天,冬病夏治的好时机,这时候也是脏腑的冬天,应该多喝姜枣茶。这段时间我最深的感受是,每当我喝下每一口姜枣茶,我都感觉到我的脏腑凉飕飕的,每喝完一杯姜枣茶,我都会打两个哆嗦,有时候手臂会起鸡皮疙瘩。我是如此之寒,这时候我更认识到,我是一个不爱自己的人,想到这里,我有想哭的感觉。

    关于读经,有朋友建议我读《地藏经》,认真去读也就是这半年的事情。在我身上,读经也会有“气冲病灶”的现象,平时读经是不会有打瞌睡的感觉。到了农历七月的时候,特别是中元节前后两天,只要我拿着经书,不到两分钟我就会非常困,有一次居然两分钟左右还真睡着了。我问朋友为什么会这样,她告诉我:《地藏经》是专门针对前世的冤亲债主们而念诵的,七月最容易招感,他们来扰乱你是正常的。说来也奇怪,一踏进农历8月,完全没有这个现象出现。看来我的冤亲债主还不少。

    自从医生告诉我有原位癌,我感觉没有什么部位疼痛,到现在也摸不到乳房有结节和硬块,乳房也没有感觉到痛,我感觉我很健康也比以前更精神。但是也是从医生宣告我是重症病人开始,我改变了我的生活习惯,作息正常,没有以前那么忙,尽量多与自己沟通,比以前更加开心。

    我庆幸我选择了拉筋拍打而放弃手术和电疗,虽然我家里人不支持我这个决定,甚至于差点吵起来了。我妈说,《红楼梦》里的林黛玉扮演者也是这个病死去的。碰巧姚贝娜这个时候也走了,我似乎更应该接受手术,但是我还是坚持不手术不电疗。现在他们看到我有起色,明显地好了很多,也没有再说什么。如果我选择了手术和放疗,我不知道我还有没有力气去敲键盘。

    现在,我还没有去医院检查,我需要更多的时间与自己对话,我不想用那一份报告去衡量我是否健康,那份报告不是衡量我身体健康的唯一标准。

 

       Hilda

       2015-9-21


为了您的安全和健康,拍拉拉郑重提醒您:


    1、拍打、拉筋仅仅是一种保健方法,不能替代医学治疗亦不属于医学治疗的一部分;


    2、本案例系体验者个人经历,尽管现今已有大量案例证实了拍打、拉筋良好的保健效果,但不意味着拍打、拉筋对每个人都能产生如此良好的保健效果,甚至有的人可能因个人体质或健康原因不适宜进行拍打、拉筋;


    3、若您存在医学上认定为不适宜出痧,或不适宜进行激烈、负重运动,或需要静养的身体情况(包括但不限于:心脏病、高血压、低血糖、肝肾疾病、脑部功能损伤、血小板功能障碍,孕期、术后恢复期、卧床修养期),或您不能确定自己是否适合拍打、拉筋;请您务必在咨询过您的主治医生后遵医嘱决定是否采用拍打、拉筋,以免出现意外;


    4、若您在拍打、拉筋过程中出现不适,请立即停止拍打、拉筋,及时到医院就诊。

我要收藏

3 个赞

分享到

请先登录才可以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