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服热线:400-065-0970 | APP下载
| 微信公众号1
搜索

拍拉新闻 如何提高拍打出痧及促进化痧的重要性?(一)

时间:2020.07.31 14:25 269 0 0


刘英教练:各位朋友大家下午好,欢迎大家来收看我们今天的这个公益讲座,今天是我们的第一次采用这个视频直播的形式,上一次的话是这个语音分享,很多朋友呢觉得这个不是很过瘾,所以我们这次采用视频直播的方式,大家可以看到这个主屏幕上就是我们今天的这个分享嘉宾李老师。


李老师是我们这个拉筋拍打的一名受益者,她也是多次参加体验营,而且以前就是在我们线下营里面当义工,所以她本人不仅是通过拉筋拍打改善身体的病症,同时她经常在上海组织拉筋拍打的交流活动,为推广拉筋拍打中也做了很大的贡献。所以我们有这个上海的朋友啊,到时候也可以关注一下李老师这边的这个活动。

那么,接下来呢就有请老师来给我们大家分享一下他的个人的拉筋拍打的故事吧!


李老师:我叫李素安,马上就七十岁了。我是一个老知青,十六岁就下乡,因为那个时候下乡就是一心想改造的,干啥事都是很猛的。那个时候不知道保护自己,等到回来以后,慢慢各种各样的疾病就出来了,各种各样的不适就出来了,特别是生完小孩之后,健康状态基本垮掉了。人就是从30岁就开始拖着一个病体在维持着工作和生活。然后到处求医,中西医交替看,但是都看不好。


之后,来上海以后,我觉得应该及时行乐。健康状态还是在下降,老师提醒我,说我已经走到了焦虑症的边缘了。就是不能再拖下去,四十岁的时候,我会有一些活动,经常会到养老院去看望一些老人,看了他们的那种病痛,对人伺候,对人一种无奈。我就是想,我是不能走这条路。不管怎么样一定要自立,我的念头是没钱都可以,但是一定不能让人家伺候你。


说得简单一点就是说对生活已经失去信心 。我感觉到不对头,然后,我就开始了寻找新的出路。因为那个时候已经是快60岁了,中医、西医基本看了几十年。后来我就在网上就开始寻找,有一天他无意间就看到老师的一个节目,我一听原来学了那么多效果不是很明显,而这方法很简单。


还有那时候我在学刮痧什么的,我给人家服务挺好的,人家给我服务就不一定理想了。于是我就开始尝试拉筋拍打,当时是没有大家这么好的条件,这么好的环境、气氛。我是自己在家里,用桌子作为一个拉筋凳开始拉筋,后来将自己的将肩周炎拉好了。


大家的期望值很高,无论什么问题,都希望拉好。而那个时候,我只要把我每天拉的舒服一点就可以了,不敢期望有很大效果。


比如说我的子宫脱垂,中医中西医都给我判了死刑,很绝望的,我好多自己的朋友都告诉我说不可以治愈的,除非去做手术。我也知道,做手术对我现在来说是很可怕的事情,所以我一直拖着。我拉筋拍打是为了调理其他的问题,比如说肩周炎、偏头痛、慢性肠胃炎等这些是敢想,可以改善的。在这些都慢慢好了之后,我很长一段时间,我就发现我子宫脱垂的症状不出来了。


医生给我确诊病症的时候,当时我是三十多岁,医生说怎么可能会有子宫脱垂。后来我知道,子宫脱垂是在旧社会,劳动人民很苦,医疗条件差,生完孩子容易得的病。现在很少有人得这个病,但是我那时候很年轻就得了,我拉筋拍打之后很长一段时间,我玩累了症状也没出来,就和好了一样。


后来我的肩周炎不痛了,偏头痛也彻底不痛了,跟着慢性肠胃炎也好了,比较关注的灰指甲、脚气都没了。


我是求医多年不见好,当时老师说出来这个方法,我知道这是一个好的方法,但是我当时不敢相信,我能做的就是用我的身体去验证他的话,看效果好不好。


还有一次我膝关节痛,一开始痛我就拉筋拍打,能改善一点,后来这个症状逐渐就严重了。这个时候我就会想(这个想法是大家都会有的):“是不是拉筋拍打太严重的问题也是没效果的?”就有这个念头。


后来我又在想:“我叫人家拍的时候要拍透,要干什么干什么,那么我自己做到了吗?因为跟人家讲总是容易的,做到自己身上的还是有一定的距离的。那么我有一次,我就认认真真的,教别人做的我自己完全做到,后来我就自己在家里拍,静静心心地拍了将近一个小时,彻底好了。”


从这我就发现,很多东西是我们自己心里的问题,不是方法的问题,这个方法我真的已经坚信了,特别是上次,我拔了有一颗牙齿,然后牙床又做了手术。当时医生跟我说的是很恐怖的,他就说“你要提前告诉你的朋友,不要看见你的症状吓坏了”我说“有这么厉害吗”他说“你的这个整个半边脸,几天以后整个都是乌青的,你要跟别人提醒一下,你不是受到什么东西,你是因为这个治牙”


后来我一想这么厉害,那么我正好可以看一看,我们这个拍打能不能够帮助他消肿。他说,青肿都会出现。后来我一离开医院大门,我就开始拍。大家都很期待啊,你肯定想听是怎么拍。我是觉得,既然,他是让我的这边动了手术,他的伤都在这边,肿也在这边,那么我就开始从整个左边脸,就开始拍。在路上我只能用手轻轻的拍,痛还是很痛的。后来,就到了那个地铁里,我就用拍打棒,敲。沿着这个周围扩散面积再敲,凡是与这个周边有疏通的我都敲。我们在手部的一些相对应的合谷,还有半边的疏通,方便的时候我一直敲。等回到家里,疼痛基本上就是整个都麻木了,就肿起来了,半边脸了没有走出医院肿了,但是整个人,全都是木的,肿的已经是没有知觉的。


我说这怎么行,吃完饭之后,我就坐在床上。整个脸整个头骨都敲,拍打棒碰到哪里,哪里最痛就在那里敲,敲到缓解较早痛的地方。我很开心的,这个大家可以去尝试。到晚上十点钟左右,我整个脸的肿,就消掉了。我也不敢想象,第二天,早上起来的话,我就发现医生说的那个一点不存在了。后来第二天早上起来就发现,这个淤血都排出来了,头天是没有的。


淤血全是紫的。我在想如果我不敲的话这个,青紫可能就是整个半边脸都是。那个也很开心,我这慢慢就消掉了。所以我们拉筋拍打。对我个人来说,对我的后半生,是无疾而终的信念,到我临走都不要人伺候,这是我最幸福的事情。


我为什么会愿意继续说,自然而然的看见谁不舒服,就想去讲。有时候看见路上有人走的弓腰驼背,我就会想,他要是接受的话,真想给他揉两下。当然是得他去接受才会有效。


我是2010年开始的,2012年的时候我去参加了体验营。2011年,老师有讲座,我自费到北京去出差去听了一下老师的演讲。到杭州,我也自费去听演讲,一共听了两次,然后参加体验营。后来我们参加义工,那时候我们几个亲近的就说,这么好的方法为什么大家不知道呢,我就跟大家讲。自愈手册也买了很多,带几本分给人家吧,就需要大家赶快动起来。后来我们就几个人就自发组织了这个线下的拍打活动,两个礼拜一个礼拜我们去找个地方拍一拍。


就是这样逐步逐步的从2014年到现在,这个群体就越来越大。现在已经有一个稳定的状况,大家都能够及时的有交流,提供这个分享。有时候觉得不要管那么多了,但是总是不由你去做主,就变成一种习惯,一种使命。


我义工参加了十几次,对我的帮助也是蛮大的。老师说你一个人不可能生所有的病,但是经过这个义工的参加活动,我就看到,很多个症状,很大的变化。还有就是亲自参与了大家的变化和自己的变化。我就有更多的实例来给大家传播,心里更有底,后来又在一个老年大学,给大家讲了就是开拉筋拍打的课程。你确实是看到,当时报名进来的人是什么样,经过一个学期两个学期的学习以后,又变成什么样。这个是一种真正的幸福。给你怎么做,都不见得能够有这样的感受,这就是我自己一个人这么过来的。


因为十几年,我自己的个人的经历,也知道现在大家最关注的还是自己的拍痧和出痧。


(未完待续)


为了您的安全和健康,这里郑重提醒您:


    1、拍打、拉筋仅仅是一种保健方法,不能替代医学治疗亦不属于医学治疗的一部分;


    2、本案例系体验者个人经历,尽管现今已有大量案例证实了拍打、拉筋良好的保健效果,但不意味着拍打、拉筋对每个人都能产生如此良好的保健效果,甚至有的人可能因个人体质或健康原因不适宜进行拍打、拉筋;


    3、若您存在医学上认定为不适宜出痧,或不适宜进行激烈、负重运动,或需要静养的身体情况(包括但不限于:心脏病、高血压、低血糖、肝肾疾病、脑部功能损伤、血小板功能障碍,孕期、术后恢复期、卧床修养期),或您不能确定自己是否适合拍打、拉筋;请您务必在咨询过您的主治医生后遵医嘱决定是否采用拍打、拉筋,以免出现意外;


    4、若您在拍打、拉筋过程中出现不适,请立即停止拍打、拉筋,及时到医院就诊。


我要收藏

0 个赞

分享到

请先登录才可以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