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服热线:400-065-0970 | APP下载
| 微信公众号1
搜索

名师专栏 在一帶一路上跟神父一起传福音

时间:2017.04.21 20:27 373 0 0

我們傳的福音,就是拍打拉筋。


福音是神、造物主给人类的好消息,中国人称之为道。故《聖經》約翰福音有言:“太初有道,道與神同在,道就是神。”中国之所以被稱為神州大地,岂虚言哉?道隱無名亦無形,故需術和法來傳播弘揚,故曰道术相间,体用互动。拍打拉筋就是這樣一個方便的技術和方法。與神父一起傳道弘法,豈非神之美意?

修女们在我们到达修道院当天晚上就开拍了

在孤儿院教孩子们拍打

孤儿院的孩子们拍打非常认真

孤儿院的残疾儿童拍打效果也非常好


印尼是以伊斯蘭教為主的國家,但鮮有人知其第二大宗教是天主教。這是我第四次雲遊印尼,每次都是為了弘揚自愈法這一福音。這次邀請我的是印尼的一位著名天主教神父Rochard,所到之處都是天主教教區,故此行堪称福音之旅。为此公益活動,我还在網上公開招募公益團隊。本來只選了兩名拍拉高手,但後來有兩名記者想跟隨拍攝採訪,於是團隊擴大到5人,80后和90后成了主力,團員來自中港台三地。


有朋友開玩笑說,你滿世界到處打人,人家挨了打還好吃好喝招待你,這是什麼世道?吾笑曰:這叫重游一帶一路,同于道者皆乐得之。雖然沒有絲綢茶葉硬件,但拍打拉筋軟件卻更受歡迎,可见人類對福音的需求更大!回看這幾年的雲遊傳播線路颇有趣,一條線沿香港、台灣、馬來西亞、新加坡、印尼、印度、非洲,另一條沿英國、西班牙、法國、德國、瑞士、波蘭、保加利亞、希臘、土耳其、俄羅斯。原來醫行天下之路正好吻合一帶一路。


10天的印尼之行,我們去了城鄉大大小小的教堂、社區、孤兒院,所到之處我們都熱情传道,有教無類。子曰:四海之內皆兄弟。此行對此體驗尤甚。既是传播福音,则必有神迹显现。


先說當地人的反應,那就是一個詞:熱烈歡迎!無論窮人富人、修女神父,無論在偏遠的鄉村還是在繁華的都市,大家一看療效這麼好,都由衷地歡迎我們。記得上次到印尼最高法院的演講也同樣如此,最高法院院長和一百多名法官對拍打拉筋的療效有目共睹,所以才熱烈響應。可見療效的實用價值是打動人心的關鍵!请注意,我们并没卖产品,而只是教大家启动自己的软件。是的,神的恩赐都是免费的,故曰恩典!

在修道院的第一场拍打拉筋课

神父带头拍打,不少患者专程从外地赶来

医行天下的义工展宇在异国他乡大展宏图


面對場場爆滿的講座和熱烈反應,團隊的年輕記者問:如果我們在國外搞這種活動,要經過很多部門層層審批,對方國家也要層層審批,要花很多人力、財力和時間準備,但還不一定有這種效果。你為什麼這麼容易就辦成了?


我說根本不是我辦,而是他們主動邀請我辦的。传播拍打拉筋是我一個人的民間活動,不用請示上級,對方國家主辦機構把行程安排好了,我來講課即可。就連這個活动團隊不也是網上招募的么?你們發個郵件申請,我感覺OK就通過了。我不過跟主辦方通了幾個電郵而已。當然,醫行天下機構為此活動提供了贊助,包括拍打棒、拉筋凳、書、光碟等等。如果說還有一個看不見的協調者,我只能說是神!


再說說拍打拉筋的療效。還是一個詞:神奇無比!平時我聽到最多的批評是我誇大了自愈法的療效。其實批評者只要對此做個調查即可,但他們死活不願做調查。所以我只好說,自愈法最大的缺點就是療效太好!先說此行的第一個案例。一位中風偏癱多年,手腳行動不便的修女,只被拍了兩次,每次約一個半小時,結果緊閉的手指伸開了,只能平舉的胳膊垂直舉起了,不用拐杖走路自如了。當然,她在拍打期間經歷了嚴重的氣沖病灶,如嘔吐、眩暈。給她拍打的義工是个北外的大學生,她雖然參加過體驗營,但從沒見過這場面,當時嚇壞了,以為她快死了!結果修女睡了一覺便繼續參加拍打,還活蹦亂跳給大家分享了成果。

第一个精彩案例:中风偏瘫多年,手指无法展开的修女拍打约半小时后就展开了手指

这个修女第二天接着参加拍打拉筋课,这次被拍后,双臂可举起,并不用拐杖走路了


另一個案例更神。在一個鄉村教堂的講座前夕,神父叫來了一個重患者:無法走路,無法進食,吃什麼都嘔吐。我讓兩位義工給她拍腘窩、胯部、脊柱總共約一小時,她當場就走路自如,如同常人一般。神父和在場的人全驚喜無比。於是大家把神父也“揍”了一頓,他的腰腿痛當場好了,在做彌撒時不能跪下的腿可以跪了,不能著地的腳底也可著地了。次日癱瘓患者再告知,夜晚雙腳不抖動了,美美睡了一覺,吃飯胃口也好極了!問這是什麼病?答曰糖尿病得了十幾年,看病吃藥快傾家蕩產,卻不知為何走不了路,醫院檢查也沒結果。


我們每次在教堂的講座都變成了拍打狂歡節。大家拍得那麼投入,又笑又哭,喊聲笑聲此起彼伏。在一个乡村教堂,三個中風偏癱患者當場都扔掉了拐杖走路。如此療效,豈不有如神助?大家分享時笑臉上掛著淚花,說你們是神派來的。的確,我們是神的使者,傳播福音的人,難道不是么?

乡村教堂,神父带头拍打拉筋

两人扶着才能慢走的半瘫痪女士

拍打约40分钟后当场可以正常走路

这位男子是当天扔拐走路的三个中风偏瘫者之一


鄉下神父一看療效這麼好,就帶我們去了更偏遠的鄉下,在一個還未完工的教堂里,我帶領幾百村民一起拍打,拍聲如雷。沒有拉筋凳,就讓病人躺在桌子,用肩扛腿拉筋。神父也現身說法,講述自己多年的腰腿痛如何一小時就拍好,結果群情高漲,把整個教堂變成了體驗營,天真活潑的孩子們最無禁忌,很快成了拍打主力,三三兩兩幫大人們拍打,舉目皆是一幅幅感人的畫面。大人沒孩子學得快,因為大人是用知識和經驗在判斷,而孩子們是用良知和天真行事,跟自愈法天然契合。回去的路上,我們發現路邊往家走的一位老頭正是剛才躺在桌上被扛腿拉筋的患者。神父告知他每次來教堂禮拜都是被兩個人抬進來的,這次經過拉筋拍打,他居然自己走回家了,感謝神!


既然療效好到如此地步,我們自然成了當地人心中的英雄。他們用拍拉行動和燦爛微笑回饋我們,用當地最好吃的水果招待我們。就連見到我們洗衣服,他們也熱情的奪過來幫著洗。幸虧這是短期雲遊,如果在這裡待上一個月或更久,沒準就在這兒扎下去走不了了。記得在南非雲遊時我跟團隊成員說過,你們如果待下來,娶個當地太太或嫁個部落酋長,當個壓寨夫人也不錯啊!自愈法這麼傳播下去,沒準又是一個傳奇呢!

乡下尚未完工的教堂

乡下教堂没拉筋凳,就用桌子当拉筋凳,用肩扛腿拉筋

孩子们很快就成了拍打主力

这位老先生是刚才躺在桌子上的那位患者,现在居然可以走路回家了

当地人让我们品尝的牛油果,跟木瓜一般大

在孤儿院,神父带头示范拉筋

这是修道院办的孤儿院

回到雅加达,在音乐学院演出厅举办拍打拉筋演讲,开场前钢琴伴奏拉筋

大家一起拍打

拍打拉筋后当场扔掉拐杖

團隊中的年輕記者來之前在網上閱讀了大量對拍打拉筋的負面報道,但在印尼面對如此熱烈的歡迎和神奇的療效,反差實在大到不可思議,就認真地問我:《新京報》曾登了一篇長文說你是騙子,而且此文被各地媒體廣泛轉載。這個記者採訪過你嗎?


答曰:沒有!


又問:網上和體驗營這麼多真實案例,記者採訪過患者嗎?


答曰:沒有!


又問:對當事人進行採訪是新聞記者最起碼的職業操守,他們為什麼不僅採訪就胡編亂造假新聞呢?


我說:你問我,我問誰?


又問:難道他們是故意編出謊言把你說成是騙子?


難道不是么?其實治病是最難騙人的,因為只有兩種結果:無效和有效。而有效無效,患者自知。記者可採訪患者調查,醫院、科研機構可以對拍打拉筋的療效檢測,找一百人、一千人測試都沒問題。但就是沒有一家醫院、一個醫生敢這麼做。因為其結果只有兩種,要麼證明我是騙子,要麼證明自愈對了。帶我們來這裡的神父是自己實踐了拍打拉筋才相信的,連核輻射感染的危重病人都被他用拍打拉筋起死回生,所以他才有這麼大的信心,難道神父會靠這個騙人么?再說跟隨我們當翻譯的Sally醫生是印尼西醫,她為什麼不辭辛勞到處推廣拍打拉筋?也是因為她自己參加了拍打拉筋體驗營,親歷了拍打拉筋的療效,所以才放棄了西藥而改用拍打拉筋幫助窮人。她弟弟是一名在荷蘭行醫的醫生,目前也在用拍打拉筋治病。


面對媒體的谎言報道和拍打拉筋的真實结果,記者有太多問題,太多迷惘!於是他們採訪了印尼神父和Sally醫生,問他們:為何一個天主教神父卻要推廣拍打拉筋?為什麼醫生放棄了醫療而推廣拍打拉筋?他們的回答非常樸實:因為拍打拉筋治好了自己的病,他们再用拍打拉筋治好了更多人的病!就这么简单,这就是神跡!


他們也採訪了我。面對眾多拍拉人的疑惑,我能說什麼呢?


在我們的體驗營里,有基督徒、天主教徒,也有穆斯林和猶太教徒,他們的信仰或許敵對、衝突,但在拍打拉筋體驗營中,美好的療效成了所有人都認可的神跡,無論他們怎麼稱呼自己的神。可見拍打拉筋顯現的是自然律,跨越了宗教和文化的障礙,具有極大的包容性。自然律是人類一切文化、宗教賴以生存、發展的基礎,也就是道。道者,須臾不可離也!


记者又問:天主教、穆斯林教為什麼沒把自愈法視為文化侵略?


答曰:信神者更好理解自愈法是神聖的療愈!因為人是神或造物主造的。看得見的身體是硬件,看不見的經絡就是人體軟件。拍打拉筋不過是啟動了神早已造好的系統。這就跟開車只需將鑰匙擰一下就可啟動汽車一樣,但前提是汽車製造廠已經造好了汽車的硬件和軟件。看似簡單,是因為複雜系統已經被化繁為簡了。至於各地人類將造物主叫做神、上帝還是阿拉,悉聽尊便。這樣才可皆大歡喜。可見自愈法不是人在治病,而是神!


有人會問:那如何給佛教徒解釋自愈法?


答曰:佛說人本自具足啊!


又問:那給信奉道教的人如何解釋呢?


答曰:更簡單!拍打拉筋就是道法自然!老子曰: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


我有時會反問:為何崇尚自然的國度卻越來越反自然呢?


或許基督教在中國的迅速發展能給我們一點啟示。


基督教會所到之處總干兩件事:辦醫院、辦學校。而這兩樣都跟民生相關。讓孩子能治病、能上學,天下父母誰不歡喜?可想而知,如果在世界各地辦拍打拉筋學校、自愈館,誰不開心?傳播一種法,首先得讓人得到利益。拍打拉筋的療效就是實實在在的利益。若打針、吃藥、手術,病治不好還花錢,誰開心?現在只要拍拍拉拉,把拍打拉筋當成一種生活方式,常常開拍打拉筋晚會,腰腿不疼了,血壓血糖正常了,還不花錢,誰不喜歡?只要身心靈得到利益,人都會主動學中文,這樣就被文化了!我們不就是這樣被佛經、聖經文化的麼?


其實《黃帝內經》、《道德經》、《易經》講的都是自然律,跟佛經、《聖經》一樣傳播的都是福音。只要能從自愈法中獲益,一帶一路上的各國人民都會喜歡,是個地球人都會喜歡。所以異國的神父、醫生們才主動傳播自愈法。自愈法叫什麼名不重要,是不是源自中國也不重要。因為名可名,非常名!


無論神父、牧師還是和尚、道士,也無論中醫、西醫,還是主婦、農民,大家都不約而同在五湖四海傳播拍打拉筋,豈不就是傳播福音,不亦樂乎?

 

蕭宏慈 

2017-3-9


------E N D------

分享点赞,利人利己

我要收藏

0 个赞

分享到

请先登录才可以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