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服热线:400-065-0970 | APP下载
| 微信公众号1
搜索

拍拉新闻 2017年美國總統日週末拍拉私人聚會

时间:2017.03.14 21:35 490 1 0

早在2016年聖誕節前,好友就約我把2017年美國總統日的那個長週末(2月18-20日)定為給身體排毒的休閒度假日,並計劃邀上幾位好友、同事一起分享着這份“痛快”。自去年勞動節民卉參加完在我家舉辦的拍拉私人聚會後,就一直在家堅持拍打拉筋。因其受益匪淺,遂提議二月在她家也如法炮製一個週末營來。我聞之欣然允諾幫她搞個講座,並帶領大家一起拍打拉筋兼辟穀。

承蒙老天垂愛,前幾日還裹著冬衣頂着寒風,縮手縮腳地,週六下午氣溫陡然上升高達華氏六十多度。春回大地鳥先知。北上加拿大的雪雁提前落腳賓州,人們紛紛舉家驅車去附近的湖泊觀鳥。而我們幾個呢,則窩在蘭卡斯特的一地下室裡熱火朝天地拍打拉筋。週六下午還迫不及待地出門蟬跑了二十多分鐘,之後面對暖暖的春日站了會兒桩。


參加體驗營最大的一個好處就是能在親身經歷氣沖病灶時由那些遇事不驚、經驗豐富的教練或義工們幫著一起化解平日自個兒在家難以應對、或處理不當就亂了心性的氣沖病灶。比起正規的體驗營來說,我們的這個週末私人聚會可謂隨意休閒多了。效果雖不如體驗營那麼顯著,卻也因團隊的精誠合作和大量的拍打拉筋,平安穩妥地度過了一次次氣沖病灶。

氣沖病灶


1、打嗝不止


和去年勞動節的週末營一樣,民卉仍然冠居“嗝王”首位。若有人期待著她“口吐蓮花、珠璣”,一定會被她那串串嗝聲夾雜在撞擊牆體乾脆利落的高音呼氣聲所震撼。而且,其體內的氣上通下串。她常對我們打招呼,“不好意思,氣不從下面出,就得從上面出來。”大夥自顧不暇,並不在意。畢竟能這樣彼此信任一起拍打拉筋,也算是有很不錯的私交了,懶得理會那些客套禮節——該打嗝就打嗝,該放屁就放屁,做個自由自在的真人,多爽!


2、白苔厚重


拍打拉筋期間,民卉、 Sherry和我三人一起辟穀。週六晚,我們互相對比了一下舌面,發現白苔很厚,我和民卉的都比較重;第二日大夥的舌苔顏色有所好轉。辟穀三日我每日一自拍,對比結果真的很有意思,原來辟穀期間排寒就這麼厲害。

3、二便正常


我們週六開始辟穀,週日下午交流一下,發現大家小便都很正常,大便的话我是第三日晨起才有,前二日沒有;而民卉和Sherry第一天和第二天都有。民卉第一天解了两次,第二天我倆一起在院子裡打坐时她又去解了一次,据说其臭无比。


4、指尖排寒、兩手冰涼

週六、週日我們都是先從撞牆開始一日的拍拉活動的。撞完15分鐘後,每個人都渾身發熱,隨後再扭15分鐘的腰,便開始出汗了。在稍顯陰寒的地下室裡,用來加熱的暖氣片已是多餘,因為有點熱得受不了。但待我們進入拍打拉筋後,就誰也離不開暖氣片了,有時我不得不把冰涼的雙手放在暖氣片上取暖。

在互拍过程中,我们每个人都经历了嚴重的“出痧、出冷汗、排寒” 的現象。週日早上做完撞牆和扭腰功課後,民卉, Sherry和我三人一组,一边做卧式拉筋一边拍打两手臂内侧。


輪到我躺在拉筋凳上被拍時,我經歷了一場刻心铭骨的难受,不是源于皮肉痛,而是从手指尖冒出的阵阵寒意,一次次將我的思緒拉回了當年的产房。美國的產房溫度調得極低。那日臨盆時不得已做了破腹產。除了局部麻醉的地方沒有知覺外,我的頭腦一直非常清晰,四肢也都有知覺。记得我不停地对先生说 “冷,我好冷。”可惜當時醫生護士沒有理會我。我對那日分娩的記憶多來自於那種近乎絕望的受凍感。這可能也是為什麼我體內寒氣這麼重的一個原因吧。


好在居家搞拍打拉筋,可謂应有尽有。想到民卉有個大红豆袋,我便请她用微波炉热一分钟,疊放在被拍人的頭頂處,將其两手放在紅豆袋里。試過後頗得好評,大家都说很舒服。後來我們就常加熱紅豆袋。如果被拍的人手排寒比较厉害的话,實施拍打的人可把其手放在热的红豆袋上,這樣身體不直接與被拍打的人的手接觸,可保護其不受被拍者的寒气侵袭。我的左手的寒气较右手重。


最近几个星期我一直自个儿在拍打左手背,从红肿出痧块到不红肿只出疙瘩,已近一个月了,每次拍打時都觉得手凉得很,这和我以前常用左手握着被拍者的手受寒有关聯,加上自己本身就体寒,所以这次能这么排寒令我很是高兴。也許有人會問為什麼你這麼排寒反覺得高興呢?現引用蕭老師的《人類醫療的根本出路——自愈法》來解釋這一現象—— 人生病和衰老的過程就是人體能量不足、經絡淤堵所致。


拍打拉筋無論在局部還是在全身,都會直接讓身體產生能量......比如說,拉筋者虽然躺着不动,但很快就因为痛而汗流浃背。因为能量上升,逢瘀就化,瘀堵的能量通道,也就是瘀堵的经络会被迅速疏通,能量到达该去的地方,病自然就会化解。能量來自何方?通過拍打拉筋燃燒體內的垃圾、毒素、病體,如癌症、腫瘤、包塊、寒濕等,即活血化瘀,消解了病體、病痛、毒素,又減了肥,還排了毒。這個過程需要消耗身體的能量,體內的寒氣排出體外時,人體是會有所感覺的。這樣的氣沖病灶豈不是好事一樁?

自救救她,天无绝人之路

——“這不是一個36歲的人應該過的生活!”埃里克如是說。
—— 這又是一位先生為了太太早日恢復健康、孜孜不倦學習自愈法的感人故事


我是週六下午認識瑪雅的先生埃里克的。瑪雅是民卉的同事,週六上午聽完講座後,就和我們一起拍打了手肘,體會什麼是拍打,認識“痧”的真面目。因為她有腿疾,所以在給她介紹完站板拉筋和臥式拉筋後,我就開始幫她拍兩腿膕窩及膝蓋周圍。她很怪——別人痛得要哭,她卻大聲笑起來。一邊抱着被拍的腿,一邊笑着說“好痛!”拍到她的膽經處時,她更是笑得受不了了。我問她是不是有膽方面的問題,她說是。


因她要趕回去照顧孩子,我便沒有再拍下去,只是反复提醒她拍打拉筋過程中出現的氣沖病灶是必定會發生的好事。她和另外一個朋友離去後,我們四個人外出禪跑、站樁。春日和曦、春風怡人。禪跑時我迫不急待地赤腳接地氣,民卉也脫了鞋。


在室外待了一個多小時後,我們回屋準備繼續拍打腿的內側,沒想到瑪雅帶著先生和小兒子不請自到。這次她是拄著拐杖來的。之前我就聽民卉說她的這位同事平時常拄拐杖,因為這個原因,民卉才向她推薦拍打拉筋自愈法。瑪雅和她先生為了她的腿疾,看不不少醫生、專家,但總找不到病因。


她的先生埃里克是個喜歡刨根問底的人,常上網查資料。週六下午瑪雅回家後跟先生介紹了她在我們那兒學到的自愈法,她先生很好奇,於是她便帶著先生直接來向我們請教。見此情景,我們自然欣喜萬分。因為夫妻倆如能同時學習實踐拍打拉筋自愈法,實在太好不過了。於是我單獨給他倆介紹了自愈法理論。


在我引用蕭老師的《人類醫療的根本出路——自愈法》中關於拍打拉筋與人體溫度的關係時(无论拍打还是拉筋,都会直接提升人的体温。病大多是由寒引起的,各类病毒、肿瘤、瘀堵等病症皆由寒凝所致,人衰老的过程也是人体不断变寒的过程。人死,则身体完全冷却。


拍打拉筋可以明显让人体温升高,无论在局部还是整体。这是人体内在自愈力被激活的必然结果,也可说是内在生命力重新焕发、延长的结果。只要自身产热的能力恢复、延长了,抗病、抗衰老的能力也就增强了。)


埃里克頗有感慨地說:“我是一名海警。入伍前,接受了幾十種疫苗。打那以後,我的手足以及小肚子總是涼的!”他平時非常注重鍛煉身體,可還是沒能改善四肢末梢及肚子發冷的症狀。那天他聽得很認真,臨走表示第二日一定來和我們一起學習拍打拉筋。

週日中午前夕,陸陸續續又來了幾個朋友。大家圍坐在一起從“頭”拍起。

為了給埃里克介紹如何拍頭,我和他搭檔成一組,分別拍了頭部的八個部位。他似乎每個部位都覺得很痛,尤其是後脖子,受不了時讓我停下給他喘息的機會,不過他倒是堅持到底了。之後,我繼續給Jenny的老媽媽拍手臂,發現她的手和手臂不像我們其他人那麼涼,我便讓埃里克摸下老太太的手臂。埃里克的手剛一碰到她,老太太便瞪大著眼睛看著我大聲地說,“他的手好冷!”惹得大夥哈哈大笑。可不是,此時的埃里克拍打完頭後汗衫的前後都有明顯的汗漬,而兩手的手指尖冰冰涼,透心涼。


在我給老太太拍打臀部和大腿的同時,民卉教埃里克和另外一個朋友如何撞牆、拉筋。等我到地下室詢問進展情形時,埃里克不好意思地回答說拉筋凳他兩條腿最多撐了各一分鐘。我說這是筋缩得厲害的象,多拉筋拍打就能讓身體柔韌起來,不要以為男人就一定比女人筋硬。我建議先拍下他的膕窩,然後再試拉筋。他欣然同意了。


拍完兩腿的膕窩後,他的摸地動作及拉筋動作均有所改善,臥式拉筋從原來的不到一分鐘到三分鐘。埃里克是個很喜歡開玩笑的人。有時被打得痛得受不了時,他就會自嘲道:Slap the weakness away!

自求多福


Sherry 跟著我們練習拍打拉筋近三年了,每次大小活動她都盡量參加。這次也不例外。週五晚我倆就驅車去蘭卡斯特,準備在民卉家渡週末過夜。路上她跟我抱怨說最近膝蓋又痛起來了。我知她一月中旬剛办了退休,平日裡也在家堅持做拍打拉筋,就問她怎麼回事。


她不打自招說現在一周打四次網球比賽。像網球這個的劇烈運動已不適合她這個年齡的人玩了,早就跟她說要忍痛割愛,另外找些消遣的活動來替代,可她一方面承認打網球給她的膝蓋和踝骨帶來了不少麻煩,另一方面卻又不願放棄。以前她上班時一個星期打一兩場比賽,每週聚會拍打後腿會有所好轉,然後再打再痛,就這麼反反复复,周而復始。不是拍打拉筋無效,而是她所選擇的運動不斷地在損害她的身體,尤其是腳踝和膝蓋。“朋友数,斯疏矣。”為此,我平時並不多言,可那天我不得不直言表達自己的立場。“活該!本來就不該再玩網球了,現在還如此變本加厲。”我回應道。


她之所以一直堅持拍打拉筋,也是因為見證了其高效的。可惜的是,她還沒有徹底覺悟。有了真知才有真行啊。看來我們這位朋友還需要一段時間去理解運動與健康的關係以及自愈法的真正理念才行。有所放棄才有所得。希她自求多福吧。

再打一分鐘

兩日的週末營轉眼就要結束了。我和Sherry 整理行裝準備打道回府時,民卉拉住我的手,請我再給她打一分鐘。原來她自個兒在拍手背時,出了很多痧,厲害到手指僵硬,不能自如伸展。我舉手照着她那已經紅腫的手背狠拍下去。


沒幾下,她的手指就能動了。在過去兩日裡,我們互相拍打時,都是以15分鐘為一時段。記得有次我很她拍手臂,時間到了,可碰巧我在她的小手臂外側拍出幾顆“藍莓”來,於是我便懇請大夥再給我一分鐘,讓我趁熱打鐵,把痧拍出來。果不其然,一分鐘後,成片的痧蜂擁而出。我倆都樂得不能自己。非常感謝好友民卉為我們安排了這樣一個獨特的週末。相信以其號召力和影響力,會有越來越多的朋友加入自愈法實踐中來。


週六上午Jenny同事因為要加班提前離開時,問民卉要些講座的資料看。民卉建議我搞個拍打拉筋入門須知什麼的,便於今後轉發給新人學習。於是,週末營後的第一件事我便先著手整理了一篇中英文的“拍打拉筋新手入門須知”(請點擊鏈接閱讀入門指南之原文)。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做好自己方是成全幫助別人的最好方式。蕭老師曾預言,拍打拉筋體驗營將成為一種新型的度假休閒方式。我們這個小群體實踐了兩回,樂此不彼,相約還會做第三次、第四次......歡迎更多的朋友參與、效仿。

再貼幾張我們的拍打拉筋圖片

後記:這個捶肉的木棍是東曉在去年的紐約體驗營裡向我推薦的。我去沃爾瑪買了個,非常好用,常用它打肉多的地方,後來用順手了後,手背及膝蓋也用它打,效果不錯,關鍵是懂得力度的把握。

週六我和大家一起拍打了左腿的外側。週日我坐在那裡幫人拍打,小腿外側一直暖暖地,好像貼在火爐邊烤火一樣。這種美妙的溫暖感持續了兩三天,是我從未有過的。




------E N D------

分享点赞,利人利己

我要收藏

1 个赞

分享到

请先登录才可以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