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服热线:400-065-0970 | APP下载
| 微信公众号1
搜索

拍拉新闻 从梁冬先生论拍打谈起

时间:2017.02.15 19:55 1161 1 0


拍打不是用力,而是用心;不是用术,而是用道;不是往死里打,而是往活里逼;不是在肉体里透支,而是在天性里开发;不是在阵痛的哭号里绝望,而是在雨后的彩虹里绽放。


拍打拉筋虽为“雕虫小技”,有缘人用心实践即能顺利走上自救之路——实践即生真知,真知即生真信,真信自能心静,心静自能神安,神安自能心定,心定不生恐惧,心无恐惧自然不着一法,不着一法自然自在内求。

世间的大道妙法虽多如牛毛,若不证得,还不是圣者、愚人共同扯起的更多更大的谎言之网?

萧宏慈先生在全球推广的拍打拉筋自愈法,作为一个大道至简的法门,真正受益于它,真信于它,不困于它,更不因它而惹是生非的人,应该是不多的(但愿很多,越多越好……)。它是素朴的,没有任何的故弄玄虚;它是深邃的,不懂得放空的我们,无论如何也别奢望看清它分毫。


真奇妙,它竟然很像萧宏慈先生留给我的第一印象,一直以来亦是如此。到底是它汇聚了先生尊贵的灵魂?还是它在先生的生命华彩中闪光?

怀着一颗平静的心,就会发现,大医是何等的高贵啊——医者不过是打着给别人治病的名义治自己的病罢了。多么的让人惊喜啊——世上没有所谓的医生,没有所谓的病人,医者是病人,病人是大医。医者父母心,亦是儿女心。那么,人若治愈自己,眼中便没有医生,也没有病人了。人若治愈自己,必得大智慧,必产生大信、大愿、大行,而不会居功自傲,动辄舞刀弄枪。江湖上刀光剑影,这舞刀弄剑的人们,是医者耶?是病人耶?


正如真理只有一个,对于医者,也只有一个声音:真正的大医是病人自己,医生只是助手;对于病人,也只有一个声音:只有“你”想好,“你”才会好,任何有缘的医生医术只是暂时治愈你表面的病罢了。

既然如此,作为医者,需要考虑的只是如何做好一个助手;作为病人,需要考虑的只是你到底想不想好。


作为一个拯救生命的助手,可以暂时没经验,但是不可以没道德,这样即便帮不了大忙,也不至于帮了倒忙——制造恐惧和怨恨,断人慧命,送人性命。


作为一个真想好病的病人,可以暂时没能力,但是不可以没承担,这样即使还不免得病,也不至于病入膏肓——整日里怨东怨西,断己慧命,送己性命。


天下的医生都是天使,有美丽或丑陋;天下的病人都是自欺,无知或无助。


好医生都会感谢自己的病人,他信你、疑你、爱你、恨你、磨你、成全你;好病人都会感谢自己的病,它根植于你、很痛地伤你、很长地陪伴你、恒久地激励你、拯救你。

在没有完全了悟以前,我们都只是一个病人而已,医生只是幻影。没有一个所谓的用心良苦的梁先生要掏空你的钱包,也没有一个所谓的医行天下的萧老师苦心经营你的命。


不要恐惧,反正我们都是可怜的病人,肩并肩,心暖心,让我们丢命的不是被阉割的肉体,而是被阉割的孱弱的灵魂;不要外求,反正我们都是了不起的医生,手拉手,背靠背,让我们自愈的不是江湖上的什么雕虫小技、神技,而是一颗善于认责、承担、觉察、修正、知命、了命的心。

拍打拉筋虽为“雕虫小技”,有缘人用心实践即能顺利走上自救之路——实践即生真知,真知即生真信,真信自能心静,心静自能神安,神安自能心定,心定不生恐惧,心无恐惧自然不着一法,不着一法自然自在内求。世间的大道妙法虽多如牛毛,若不证得,还不是圣者、愚人共同扯起的更多更大的谎言之网?拍打古法这”雕虫小技“虽难入法眼,若证得,心中便已明了。妄言只需妄中论妄,耍得个花拳绣腿——自哄自骗、自误误人;真话却要真修实证,要得是真枪实弹——自修自证、自度度人。


拍打不是用力,而是用心;不是用术,而是用道;不是往死里打,而是往活里逼;不是在肉体里透支,而是在天性里开发;不是在阵痛的哭号里绝望,而是在雨后的彩虹里绽放。

若非萧宏慈先生”虽九死其尤未悔“的倔强劲,拍打拉筋这个娇嫩的婴儿恐已胎死腹中;若非拍打拉筋“自得天机自长成"的山野气,失道之世岂容得小草比得蓬蒿高?何等的豪迈,何等的顽强——正如有缘的你脱胎换骨的重生——苟活万年,岂能换得一日新生?复何憾哉?复何俱哉?


那正义之剑不在我们的手中、口中,它永远闪耀在我们自身生命尊贵的华彩之中。


陈冬梅

2017-02-09


投稿信箱:

hongchixiao@gmail.com

(欢迎您原创投稿)

我要收藏

1 个赞

分享到

请先登录才可以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