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服热线:400-065-0970 | APP下载
| 微信公众号1
搜索

拍拉新闻 中医法就是埋葬中医的法

时间:2017.01.17 16:44 1274 0 0

我的这个信息早已发给身居高层、一筹莫展的中医朋友,无一反对,但肯定会有另外的人怀疑:“这么好的中医法,怎么会是埋葬中医的法呢?”


九年前医改伊始征求意见时,我们就断言:“看病贵看病难”的根源不是药价高、没医保,而是在“怎么看病”这个大方向上错了!


结果是投入上万亿的医改打了水漂,国家上当了!

中医法也不会成功,反复的延期和修改,全是西医作梗,万变不离其宗:消灭中医,保住西医一家独大的邪教体制才是目的。


你不信?敬请拭目以待!

 

“国法”酝酿几十年,万众翘首共期盼,千呼万唤始出来,犹抱琵琶半遮面!


堂堂中医大国,为什么制定一个中医法这么难?


鄙人告诉你:中医法几十年出不了台的根本原因,就在于这是一场真正的你死我活的医学战争!


遗憾的是,在这场战略性的世纪对垒中,中医又败下阵来了!


从十五年前89岁的中医泰斗吕炳奎提出成立中医部的临终遗言后,同样的呼声一直不断,中医战略家贾谦、著名老中医李可和著名学者王锡宁,以及鄙人2016年6月向国家提出的“撤销卫生部,成立中医部,中医主导,它医辅助,落实治未病,不用国家再投一分钱,瞬间即可实现全民免费医疗”!但国家一直没人理睬。


法律是什么?法律往往就是有权有钱的人之间的一种游戏!


现在中医法出来了,还是西医领导中医——狐狸管小鸡!


《中医法》第五条说“国务院中医药主管部门负责全国的中医药管理工作”,  但第十五条又说“国务院中医药主管部门应当根据中医药技术方法的安全风险拟订分类考核办法,报国务院卫生行政部门审核、发布。”这就是说,中医的生死存亡,还是掌握在西医卫生部手里!

到底什么是中医?中医法制定者也许不知道。而不知中医为何物者,又怎么会拿出有利于快速发展中医的好法呢?


当然,要说他们完全不知道中医为何物,可能有失公允。其实他们只不过是装聋作哑而已。他们非常清楚:中医的复兴之日,就是西医的落魄之时!


第一、关于治未病


多年来,我们的越简单越好的低碳医学,一直在宣传这样一个观点:中医的大头是导引吐纳治未病,小头才是中草药治已病!


这个观点没有人公开反对!江南奇人秦兆虎说:“中医的最高境界是不治!”其实,他所说的不治也是治,方法就是少吃关笼子(即监狱式的养生管理)。已故著名民间中医领袖潘德孚说:“最好的治疗方法是不用药物”。


而又有几人知道【黄帝内经】中并没有方药!诗曰:都说黄帝内经好,谁知其中无方草,经络就是制药厂,阴阳气血都能调,欲享天年无病苦,导引吐纳是大道!后人逐渐入迷途,迫于生计单说药,背叛扭曲治未病,“振兴中医”死定了!——也就是说,背叛治未病,中医只能永远爬行!

        

中医法中没有一句提到“治未病”的话!因为他们根本不懂“什么是自治内求的治未病”和“导引吐纳按摩,不仅能治未病,更能治已病、治大病、不得病!”


第二、关于师徒传承

         

关于师徒传承,人们乐此不疲,其实这也是一条中医自掘坟墓的死路!为什么?因为那是一种小农经济模式,必然导致中医永远爬行!江南奇人秦兆虎是中医学院毕业,但他一再告诫他的学生:不要上中医学院,因为那里不可能培养出好医生。他说,要想当一个好中医,就看几本经典书,多实践就行 ——这就恰恰对应了古人那句“秀才学医,笼中捉鸡”的经典箴言。

        

著名老中医李可临终前,留下了几十个他认为非常好的中药方,仔细研究一下,都很简单,但在中医学院里却是无法得到的。如果把李可和其他老中医的经验方,汇编成册,登报上网,大礼堂去讲,再在临床中考核验证。这样,还有必要到学院去一呆多少年吗?


要看清中医法推崇“师徒传承”,只不过是一个陷阱而已!要想快速发展中医,必须走“速成化培训医生,批量化治疗疾病”这条高速路!我们早已提出“医生加教练,医院减一半,国家不作为,一切皆空谈”!每个医生只需要一天的再培训,就可以让所有的中西医生“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当天就可以救己、救人、当教练!


我相信,总有一天,孙思邈的“家家自学,人人自晓”的全民皆医理想,会变成现在太平盛世的新风尚、新理念——简单的医生全民化,复杂的医生精锐化!


第三、关于画地为牢


你一辈子非法行医,急需一张合法的行医证,中医法说“好,可以满足你!但你必须遵守我的管理,你只能蹲在你家门口的笼子里看病,不得越雷池半步,违者罚款几万或责令停业”。


我们说,这是极为荒唐极为卑劣的歧视和打压!医者,救人也!坐地好,走方也罢,只要他有救人于非命的医疗技术,不能见死不救,有证没证都应该义无返顾的出手才是。而中医法的规定却是“在你村里救你大爷可以,到你舅家救你舅妈违法”,——不,我们要做面向世界的走方龙,决不做家门口的笼中鸡!


第四、关于治病范围


这是一个令人啼笑皆非的问题,因为它赤裸裸地暴露了中医法执笔人的真面目,那些人不遮也不掩,此地无银三百两——我们就是要按西医的规则管理你中医!

进了西医医院,同样一个病,拿刀的说:进我的门,就必须开刀!拿针的说:进我的门,就必须打针!拿药的说:进我的门,就必须吃药!——这就是“疾病越治越多”的根源!


但是,中医法执笔人根本不知道也不承认“一个好中医就是一座好医院,内外妇骨儿,啥病都能看”!所以,就有了他们规定的“你有什么一技之长就考你这一技,以后也只能用这一技,超过了,罚!”


我几十年非法行医,啥病都治过;我只用一方一法,就能治疗几乎所有的慢性病,你怎么考我呢?我马上八十了,要考多少年呢?如果你给我发个证,然后再给我画个圈,对我说:“你只能在这个圈里看病”!对不起,我还是把这个证还给你吧!


正确的做法应该是:民间中医,经过个人申请,相关部门调查核实,发一个国内外通用的中医证,他就可以自由发挥个人专长,医行天下了,如果发生了伤害病人的医疗事故,有法律评判。那才是国家之幸,民族之福,中医之春天啊!


第五、关于中西并重


什么是中西并重?这是一个瞒天过海的弥天大谎啊!几十年来,有谁见过中西并重?一直以来,国家的拨款,基本上全被西医霸占了,也就是说,西医吃肉喝汤,中医可能是啃一点点干骨头棒子的机会都极少,这叫什么并重啊,简直就是丧权辱国,丢尽了民族之尊严!


在贾谦教授带领完成的《中医药发展战略研究总报告》中透露,上个世纪80年代,国家财政拨出的卫生事业费,西医占97%,中医占3%。而在拨给中医的这一块里面,中西医结合的占97%,纯中医的占3%。故有“两个3%”之说!还有一次科技部给了5000万用于治疗艾滋病,卫生部只给中医500万,更可恨的是,他们把病人当成发财的资源控制起来,不准中医参与治疗!就像非典开始时不准中医介入一样,你说他不是邪教是什么?这,就是所谓的“中西并重”的真相!一直以来,基本如此,没有变化。


中医是中国的魂,中国是中医的家啊!不让中医当家,却总让他躲在墙旮旯里乞讨,还一代又一代的说要振兴中医,这是国家和民族的耻辱与悲哀呀!撤销卫生部,成立中医部,中医主导,它医辅助,要相信几千年的中医,有智慧有能力领导管理好全国的医疗卫生行政工作——这才是国家医改的釜底抽薪之策啊!


第六、关于中西结合


中西医之争是正与邪之争!鄙人一生的政改研究结论是:“一正压百邪不是专制”,而“一邪压百正必是独裁”!医学也一样,现代医学独裁体制,就是西医“一邪压百正”的邪教体制!在这样的体制下,还奢谈什么中西结合,真的是白日做梦!


比如,我们认为,西医在内外妇骨各科的手术中,至少有90%是强加于人的被手术。如果希望他们放弃那些被手术,转而接受中医的保守治疗,岂不是白日做梦、根本办不到的事吗?


再比如,他们90%的创伤性检测都是多余的,改用中医的望闻问切就可诊断,他们会同意吗?


中医与西医,根本就是两股道上跑的火车,不可能并到一条道上来。几十年的中西结合,得到的不就是中医被灭亡被西化的结果吗?


所以,在中国的医学体制改革中,没有必要与狼共舞,与虎谋皮,再去推行那“中西并重、中西结合”了!正如中医战略家贾谦教授所说:“要想真正发展中医药事业,提高中医临床疗效,首先就要向这种盲目的、虚伪的、欺骗的中西医结合开刀!此刀不下,中医药的发展只能是一句空话!”如果大家看懂了贾谦这段话、听懂了本文的诉说,那么充分发挥中医优势,迅速建立“中医主导,它医辅助”的医学新体制,就是摆在国家决策者面前最紧迫、最重大的民生课题,更是一个可以为当今圣明树碑立传、大书一笔、流芳千古的绝佳机会!

  

不过,我们当然知道,百姓的渴望、中医的坚守,永远都是没人理睬的最微弱的呼喊,唯有国家决策者的英明,才能救民于水火、解民于涂炭啊!——遗憾的是,盼了几十年的中医法,竟是一部消灭中医的法!


本文转自:太行辟谷养生俱乐部

我要收藏

0 个赞

分享到

请先登录才可以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