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服热线:400-065-0970 | APP下载
| 微信公众号1
搜索

拍拉新闻 李可:现代人三阳具衰 一个重要原因是空调广泛使用

时间:2018.04.17 17:04 1103 0 0

关于空调的寒导致各种病,我在书中、讲座、体验营、网上已经说得够多了!李可先生从中医角度说得更专业。文中讲到李可先生自己中风后自己服用自己开的药,马上晕倒。这就是气冲病灶!中医叫暝眩反应,只有中医高手才敢这么用药,所以开药方产生气冲病灶的现象很罕见。而拍打拉筋,几乎人人都会产生气冲病灶,说明疗效卓越!为何拍打拉筋如此神效?


因为拍打拉筋的最大特点就是升阳!我在瑞士给一群扶阳派中医讲自愈法时说,拍打拉筋就是中医最古典正宗的扶阳派,升阳效果极佳却不用姜桂附,也不用任何药!而且人人可用,神乎!何以证明?疗效,疗效,疗效啊!再说《黄帝内经》几乎根本就不谈药,但却大谈经络!用药,就是用毒,不得已才为之!

本文转载自 2016-7-6 张其成 国医健康荟 


李可,1930年生~2013年,毕业于西北艺专文学部。逆境学医,经全省统考取得中医本科学历。《中医药研究》特邀编委,香港《中华医药报》医事顾问,世界华人交流协会特邀研究员。


空调的使用改变了人在自然气候条件下的生活节奏,破坏了我们几千年来身体因适应自然气候节律而形成的生理节奏。空调制造出来的寒湿,恰恰是伤人最厉害的邪气,甚至比自然界的寒邪还要伤人。从空调而出的阴寒之气频频侵入体内,而且经年累月,一层一层地积压寒气,体内寒邪沉积就成为很多疾病的基础。


不仅北方人阳虚 南方人也阳虚

 

李可老先生少年从军,逆境学医,行医50余年,精于临床,擅治急危重症,活人无数,是当代扶阳派“掌门”。李老年逾八旬,精神饱满,每日出诊,精力充沛,养生有道。

 

李老认为,现代人不仅北方人阳虚,南方人也阳虚。而且南方的阳虚概率更高,几乎百分之百,无一火证、热证(一般人可能会以为,南方气候炎热,人们生存于酷热环境,内外热相合就容易得火证、热证,或者热耗津伤阴,容易得阴虚之证,但事实却并不是在这样)。南方人患病的主要表现往往有“怕冷”——阳虚的典型表现。

 

之所以南方人阳虚概率如此之高,与现代生活方式息息相关:

 

现代人易伤阳气的一个重要因素是空调的广泛使用,尤其在南方尤为普遍。室内开着空调,温度常在十几摄氏度,而室外的自然气温却有三十几摄氏度。进屋就像热炭 掉到冰窖里,人体难免反复接受一冷一热,每天交替好几次,于是很多人出现所谓的“空调病”。

 

因此,李老认为,空调的使用改变了人在自然气候条件下的生活节奏,破坏了我们几千年来身体因适应自然气候节律而形成的生理节奏。空调制造出来的寒湿,恰恰是伤人最厉害的邪气,甚至比自然界的寒邪还要伤人。从空调而出的阴寒之气频频侵入体内,而且经年累月,一层一层地积压寒气,体内寒邪沉积就成为很多疾病的基础。

 

比如常见头痛、慢性鼻炎、阴暑证均与空调寒邪有关。所谓阴暑证,就是暑天受寒得的一种病,它和暑热症不一样,看起来是暑天得的病,实际上是一种阴寒症。再如常年难愈的感冒、青年妇女的痛经、产后病、婴儿哮喘病、无缘无故腹泻(更有甚者是吃了东西吹空调,然后又吐又泻)等,这些都是李老南方行医时观察总结所得。

 

南方的阳虚之病,李老还发现一种高热不退的情况。李老认为很多时候发热未见得是坏事,因为寒气入体,人体阳气就起而抗争,于是发热。寒邪是从外面(空调吹来)进入人体的,通过发热让它透发出外面去,这个病也就好了。但有的人发热时,常常吃西瓜、冰块,或者用大量抗生素,把表面上的“火热”消下去,实际上这内里的寒气并没有透出 来,所以就长期发热,甚至很多天都解决不了——热不退。这样一来就留下病根了,一旦遇到同样或者相似的环境,病就又发作,这种情况在南方也很多见。

现代人作息习惯也是损伤阳气原因

 

现代人阳气虚弱的另一个因素是饮食习惯。由于气候热,南方人喜欢吃生冷的东西,常年喝冷饮,冲冷水澡。在中医看来,南方是丙丁火,它的气候特点就是热的。外 界气候热,人身阳气又不断释放,里面的阳就空虚,在这种情况下,南方肯定损耗阳气要比北方多。所以,南方人应该经常保护阳气,不要让它释放过度。

 

现代人的作息习惯也是损伤人体阳气的原因,尤其是大城市生活的人,起居节奏大多不好,睡得晚,起得早。这就违反了《黄帝内经》“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自然保健规律。正常情况下,人与自然界要保持节律一致,太阳落山后,晚10点之前就应该入睡。


如果阴阳颠倒,人和大自然不能同步协调,当 晚上子时(12点)一阳初生,人体开始造血、清除体内垃圾时,还没能入睡,不能保障子时充足睡眠、深度睡眠,那体内的功能就发挥不充分,生物钟就会被改变、破坏。

 

李老总结说:空调生寒邪,伤人表阳;饮冷入胃腑,伤人里阳;起居失常,伤人元阳,所以,现代人阳虚十有八九。李老主张养生从扶阳入手,要时时刻刻注意顾护阳气。

 

附:田原速描李可

 

循着弯弯的走廊,我们来到李老的房间。一进门,一股烟味扑鼻而来。对着门是大大的向阳落地窗,靠窗并排放着两个沙发,中间一个小茶几,茶几上一盒中华烟,几杯清茶。满头银发,手夹香烟的李老坐在沙发上正在和一名患者说话,秋日的阳光雕刻出他冷峻的面庞、忧患的目光……


从窗户俯瞰下去,高高低低的楼房、丝带般伸向远方的公路、小虫样的汽车尽收眼底,远远的山脉接着碧蓝的天空,城市像倚靠在山上。


送客人走的时候,李老站了起来。他身材挺瘦小,但腰杆笔直,质地精良的灰色毛衫束在深蓝的牛仔西裤里,一双浅棕的休闲鞋,步履轻盈敏捷,那股精神劲儿丝毫不减当年的军人风采。

秋日的明净的阳光静静的照进来,坐在李老旁边,我可以清晰的看到他的面庞。虽然中风痊愈不久,李老气色还好,透着健康的白。他的胡须刮得很干净,只能看到淡淡的青痕,如果不是满头银发和花白的眉毛泄漏了他的年龄,还真猜不出他已经78岁了。


开始谈话并不顺畅,李老简单几句话甚至几个字就回答了我的问题,气氛有点冷清。期待中滔滔不绝、侃侃而谈的李老并没有出现。相信是我还没找到打开李老这座宝藏的钥匙。我不断的变换着话题和角度,期望能触到他的兴奋点。果然,谈到高血压的病因时,李老的话多了起来。他挪了下身子,点上一支烟……


我们说话的时候,他偶尔会听不太清,这时他的眉毛微微上挑,大大的金边眼镜后面那一双炯炯有神的小眼睛疑惑的看着我,孩童一般认真,额头上叠起了深深浅浅的皱纹。


李老的胳膊支在沙发扶手上,身体微微倾向我这边。他近一寸长的银发根根竖立,两只令人无法忽视的大耳朵神气的矗立着。当我问他问题的时候,他头稍低,眼睛凝视在茶杯上,稍作停顿,“呃……”,好像在努力思考和分析。李老在山西行医五十余年,本以为谈话会伴随着浓浓的山西味,没想到李老开口竟是标准的普通话。他声音不高,但吐字清晰,不拖半点泥水。


李老的手瘦如竹枝,关节凸起。右手的食指、中指和无名指始终微弯着。就是这三支把脉的手指,五十二年来触摸了十余万病人的脉搏,成为李老聆听身体信号的武器。谈到有人鼓吹中西医的理论可以结合时,李老手一挥,说:“那是胡说八道!”


李老爱抽烟,屋子里弥漫着浓浓的烟味,从我们进门,一直到吃饭结束,他没停止抽烟,只要双手有空,他就在抽烟。他的满头银发靠近脑门的一块是微微发黄的,不知是不是被烟雾给熏黄的。他瘦如竹枝般的手夹着香烟,逆着光,光洁的面庞在袅袅的烟雾中,像一幅静静的油画。他间或吐一口痰。

有一次,他抽完一支,又从桌子上的烟盒里抽,捏了捏,抖了一下,没烟了,我心里暗暗想,终于不用抽二手烟了。没想到李老从容不迫的从裤兜里又掏出一盒烟,悠然点上一支。极不愿闻烟味的我也被他哪种抽烟时的怡然自得所感染。

 

中医不是讲要健康养生吗?李老抽烟这么厉害岂不违背了中医理论?我忍不住向李老甩出了自己的问号。“呵呵”李老笑了,“我抽烟十年二十年以上,体检发现某个地方有毛病,接受医生的建议,就断然把烟戒掉了,戒掉以后就出现好多严重问题。所以现在也就无所谓了。”他还劝四十岁之前没抽烟的就不要抽,抽了的就不要戒了。


难道是因为抽的时间长了,烟和身体合为一体了,这也是“天人合一”吧!


李老中风两次,都是自己给开的药。说到这,一直默默不语的师母插进话来:“他喝完药就晕倒了,走着就这样躺在地上……”言语间无限的关怀和担心。李老低着头,嘴角泛起浅浅的笑意,一缕淡而绵长的青烟从他手夹的香烟飘出来,空气中是暖暖香香的烟草味……

 

版权声明:本文源自东方早报,如有疑问烦请微信公众号留言。

我要收藏

0 个赞

分享到

请先登录才可以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