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服热线:400-065-0970 | APP下载
| 微信公众号1
搜索

名师专栏 萧宏慈老师在海南道医会上的发言(三)——拍打拉筋答疑

时间:2021.09.30 13:22 1674 1 1

本来我的发言到此戛然而止,沉默、尴尬。张道长催下一个人发言。然而梁冬“节外生枝”,让大家点评,黄剑跟着支持,而前面几位发言者都没有被点评的“殊荣”,于是拍打拉筋成了此次会议的鸡肋、焦点、敏感点、痛处,或曰气冲病灶......拍打声在会议期间不断。次日,我悄然提前两天离开,云游远方......


张道长:时间是宝贵的,下面谁来发言。

梁冬:我们想听你发言,点评刚刚他(萧宏慈)讲的拍打、拉筋这个事情。
张道长:我的发言最好放在最后吧,先让大家的思想全部都贡献到这个会上。他说拍打拉筋治百病,最后呢,不治百病了,怎么办?治千病、万病,所有的病都治,只要在你本身上。我不忙发言,让大家都把个人的东西全部都贡献到这儿,到最后,你想的,连你讲的,我都记这儿。你讲的这些东西,这里面的字义、内容,内涵的精神,你们以后问的话,我就要有所回答。你们每一个人讲的这个内容、精神,我大概不能全记,我记你那个重点。就是你刚才说的走路呼吸不对,什么原因?这里面有很多的原因,你没讲出来。我先讲一个梦,谁不做梦?你从小到大,不管你是谁,你也都要做梦。

梁冬:您讲讲,您讲讲梦的东西。

张道长:我刚才说了,我一讲就耽搁时间,这么多人……我们只有三天的时间,只有今天、明天。

萧宏慈:那咱们一边讲,你也一边点评。
梁冬:对啊?你不要等到最后,结束每一个点评一下,这样效率比较高。你刚才讲抠痧,也讲得比较好,让大家的记忆更加缓和,随机嘛。

黄剑:你也用批评的眼光看拉筋拍打,或者是你觉得对还是错?

梁冬:它的原理在哪里?做的对或不合理的地方在哪里?

张道长:关于这个拉筋,就像我们这个八部金刚,现在有人把这个八部金刚改成拉筋,所以这个拉筋治好几个癌症,就这一个动作,治好两个肺癌。我知道它治好肺癌的原因在哪里,就是那个火起了作用,这是真的。就是这个八部金刚,在肇庆,有一个女孩子,29了,从六个月大得的病,到了29岁,周身全部都是跟那个鸡,乌鸡肉一样,就像比这稍微的轻一点,她的指甲盖长起来就跟鸡爪子一样,圆圆的。

上高中人家不让她上,她父亲、母亲两个都工作,一辈子,二十几年了,把钱都花完了。她这个气功也学了,那个气功也学了,学了很多的气功。她去学气功,人家不让她学,恐怕她传染。另外一个她也没钱。学这七天是五十块钱?但人家把她撵出来,她在门外面哭。我跟小慧出来在外边转转,一出来看见她在那儿哭,我叫小慧去问问这个女孩子在那哭什么?她说我想学这个功法,人家不让我学。问为什么?人家叫我交钱我没钱,我们家里没钱。我说我给他们说去,把她领进去,跟那个老师说,她这个钱从我们身上算。后来就答应她参加,人家不让她站队,叫她离得远的很,没人敢给她教,那么没办法了,我把她叫出来亲自给她教,她连学带结尾还不到三个月,病恢复了,一身长得可漂亮,手指盖也长成扁的。就因这个,她爸爸妈妈、哥哥嫂嫂拿着很多东西来找我,大家都扑通跪下来了。我说是怎么回事?她说俺女子的病好了。我一看真的好了,脸也白了。我说做好事不要提,不但没拿她的钱,我又另外给她钱,她三十年的病了,就练这个八部金刚,还不到三个月,恢复了。

他的拍打,拉筋,我们这个八部金刚,就是展筋,比如那个拉弓射箭啊。你们看着,就这个样子,要用力,虽然这是虚的,是个假的,也要用很大的劲才能拉开,拉开的时间要长。等这个眼光一到,神就到了,眼到神到,神到气到,气到精到,气一到血就到了,血一到,精是背后到。为什么你拉的时候,要停一停,你知道那个精走得慢,那么等它一到,你猛一发,这个手就像一个箭,“嚓”一下子射出去了,这个气就要往外顶。那么拉筋没有气你拿什么拉,是不是?

他说的拍打,手三阴三阳,足三阴三阳,说这个经络内容的话,老百姓觉得没有用,我说我们医生有用。这个脉的经络,你读李濒湖脉诀,脉诀要知道,药性要知道,这两个是基本的东西。我们要是没有这个基本的东西,你当不了医生,你是骗人的,人家就说我们中医没有用,因为你是骗人的嘛。

《黄帝内经》首先分阴阳,天地的阴阳,四季的阴阳,太空的阴阳,天上的五行,地上的五行,人身上的五行。我们人身上有十大部落,有十个大天地,我经常画这个。你刚才一定要让我说话,是不是?大家来提问题,想把你们本身新的东西,学会的东西,实际的经验的东西,大家都摆上来,我们这几十个人都摆开了,你讲的,他讲的,还有他讲的,这么多人讲的话我们把它总结到一块,那我们不是老虎生翅吗?我们的力量就大了。一个人的力量有限,众人的力量无穷,我们大家的力量就是无穷啊。我们这么多的力量总结起来,汇合起来,难道不能把一个身体研究清楚吗?我给你们说实话了,在这个屋里面可以说,我出家几十年了,我不是白吃饭的,是不是?在这个会上,其他的医术一点都不保留,全部拿出来。

关于道学有些地方能说,有些地方不能说,不能说的地方了,大家都知道,泄露天机遭天谴。张紫阳就把大道说得太明白了,三次死罪,所以我有些地方就不敢说,在大会上说着说着喉咙就塞,喉咙一塞,我就知道天不让说。对了休息,喝点水。本来我要说的东西,现在一休息,我就不说它了,我改变一个方向。大会上,泄露天机遭天谴,是必然的。当然,大家有些人要问道。道确确实实能了却生死,但你学的旁门歪道,好了能祛病,不好了能丧命。我大概就说这么多吧,下面发言。
梁冬:刚才你讲的梦,你先讲讲吧?

张道长:梦?

梁冬:对啊,你刚才讲的。

张道长:对了,我大概把梦说一下。香港有一个老师来问我,他说我什么都不忌,我只想着到阴曹地府把鬼看一看。我说容易啊。他说,这么容易?我说,说起来很简单,很容易。他说那你说。我说你做过梦没有? “哎呀,一天做梦多得很。”你做梦见过你爸了没有,见过你爷爷、婆婆了没有?他说有时候见了。你婆婆是什么人?你爸爸死了是地府里的阴鬼,对吗?那么你做梦是什么?你梦见是谁?我们修道就是掌握梦里的那个人,你掌握不了的话,你什么时候都不能成道。那个梦始终就是活着,你附到人身上,你掌握这,掌握那,辨别是非啊,掌握东西啊,那就是你的灵魂。

那么还是你在做梦,你这个灵魂一出去,你知道对你本身伤害多少?你是绝对不知道。你这个灵魂一出去,你身上的精华、气血,全部带走。那么你做梦,有些人做梦,醒了以后比白天劳累还厉害,身体疲乏得厉害,你们是不是有这个感觉?好,那个梦实际上就是灵魂。那么你死了以后是什么呢?前天我一个徒弟都说,人死了不是什么都没有了,还有魂吗?你们想想,没有魂,为什么你父亲、母亲死了以后给你托梦,我要这要那,你会知道。实际上我们做梦就是我们的游死魂,你死了以后这个魂离开你的身体。我说的梦简单得很,就是这样。

梦就是你本身上的灵魂,有魂就有魄,魄是七个,魂是三个。为什么我知道这?因为要知生死路,得问死过人。你问我死了没有?死过。我一生死了两回。

第一回是遭年景饿死的,饿死了嘛你还能活,再有两三个小时就毙了,可是碰到一个老人,把我背回去,他也没吃的,就是烧些开水,温温,灌一灌,后来又活了。

第二次,辟谷,辟谷辟了87天,本来再辟过120天,只能成功,不能失败,你走到哪,走到山上,山神出来,你走到海里,海神都要出来见你。后来到那个时间的话,被一个人破坏了,破坏了我就想着不活了。我母亲有人管,我养的侄儿长大了,他们能养活她了,我在山里头,干脆死、不活了。辟谷咽不下气了,辟谷他们是不吃这不吃那,吃的其他的湿果子,但我辟谷什么都不吃,一直都把水谷,水也算一谷,全部都要绝了。开头前两个礼拜是不好受,最后辟过三七,四七二十八天,后来就渐渐这个气血反能转过来了。你看我辟了87天嘛,后来就失败了,我就准备着死,在这个快死不死的中间,我没气了,辟谷服气,那么只是服先天的气,不吃东西只是用先天的气咽下去,咽气跟吃饭一样。

如何让理解地毯式轰炸?
黄剑:那我们就继续这个话题,大家可以向萧老师提问题,有什么想法?

张道长:让大家把各人的问题,各人的心得,各人治病,各人的经验,都拿出来。

王师兄:我提几个问题,有可能大伙有这些共同的想法,第一个地毯式,地毯是怎么理解的,拍的地方是到处都拍啊?拉筋的地毯式怎么理解?请萧老师答复,这是一个。

第二个呢,能不能分下类,什么样的病先拉筋,什么样的病先拍打,这是大的分类。如果能再分一点,什么伤科的怎么样啊,妇科的怎么样啊,内脏的怎么样啊,如果能再分一点那更好。比方刚才说的那个急性胃病,拍那个足三里,那不懂足三里,他拍哪儿啊?这个很具体的,请您给我们解释一下。

萧宏慈:我站起来说。一个是他问的地毯式轰炸,这个词实际上是个形容词,它是军事术语。它的意思是什么呢?你看越南战争的时候吧,美军轰炸,轰炸的时候寸土不留,全部轰过去。比如地毯不是一行一行的吗?寸土不留,全部炸空,就是密集的轰炸,这是个形容词,倒和地毯没有什么必然的联系,英文叫Carpet bombing,就是完全地轰过去的意思。意思是人有十二条经络,那么一般人都会这样问,是哪一条经络?

这一点是我在自愈法体验营里头讲得最多的,人们总是以为病是一个单独的病。所以我就自己发明了一个词,凡病统统是复合病,没有一个病是孤独的,这个好理解吧?比如说这人有高血压,高血压刚才已经说了,咱们就说糖尿病吧。

当一个人说他有糖尿病,西医检查,血糖指标高。这个时候你一定要把糖尿病这个词忘掉。这不是鸵鸟政策,是要你把这个病的名字忘了,意思是这里头还有更多的你不知道的病。比如说有糖尿病的人心脏有问题,肝有问题,肾有问题,脾有问题,当一个人心肝脾肾有问题的时候,基本上问都不用问,五脏六腑基本上或多或少都有问题,也就是说他许多的经络都有堵塞。所以你就不用问那么多,统统的每条经络,只要你能拍的都把它拍通,这就叫地毯式轰炸。刚才我不是跟大家说了四个部位吗,那四个部位你拍着了,实际上已经12条经络全部都已经覆盖了,所以叫地毯式轰炸,这是一个方面。

另一个方面,你拍的时候不是用手拍吗?手跟脚一样,从中医经络学的角度来讲,它的经络是特别密集,手和脚。我经常跟大家开玩笑,说为什么不选屁股要选手和脚,屁股也可以拍啊,但是屁股上的经络太少了。手不一样,你这一掌下去,这起码有七八个,上十个穴位,经络也好几条了,所以更划得来,效率更高。另外呢,它是井穴,井、荥、输、经、合就是说最开始的起始全在手脚上,那这有点像什么呢?有点儿像物理学的这个杠杆,杠杆原理你是在越顶头摁的话,你的力气就越大,对不对?这是一个规矩。

另外,从反射学的角度来讲,咱们现在不是搞足底按摩吗?它是用反射学,也就是说我们身上的五脏六腑,全身各个部位器官都在脚底上有一个反射的区位,你把它这个地方弄好了,身上全身都已经弄了。那么你拍的时候不是用手拍吗?手跟脚是一样的,所以当你用手拍效果最好。

因为也有的人,他家有钱有保姆,说哎呀,这个方法好,我回家叫我保姆来给我拍,一天给我拍一遍。我说:得,停,您回家最好是自己拍。我说为什么,你拍的时候不是手也被拍了吗?被拍的那个地方也被拍的,拍的那个手也被拍了,这不就是肥水不流外人田,革命生产两不误吗?对不对?但是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我有时候没有给大家多讲,有时候也得讲。

因为台湾人发明了很多工具,有竹子的,有塑料的,有什么都可以拍,可不可以?可以。不方便拍的地方和气力不够时可用。萧道长跟我讲这个故事,他跟那个道姑学的时候,道姑也用了石头棒子,什么都可以拍,但是呢,她说还是赶不上手,为什么?手一拍就得气了,大家听明白了吗?你一拍那个地方不是发热吗?气血不是就聚了吗?就是又聚气行气,又行血行气,这不是又是革命生产两不误了吗?你用石头拍它就不一定有这个效果。

我的弟子里有的是女生,刚开始,别人一拍,怕得要死,怕疼。到最后,连我带他们到台湾去,给那儿的人拍,那女孩一二十岁,二十几岁,拍的那效果是相当好,为什么?她越拍她自己的气越多。这又和其他的治疗方法不一样。

为什么我推荐这一方法,其他的方法我也都试过,针灸,点穴,推拿,按摩,或多或少都容易吸取别人的病气,搞过这一行的都知道。但是就唯有这拍打是反的,你越拍,你用自己的手掌给别人拍,你反而把自己的病去得越多,为什么?它的作用力和反作用力,是完全相等的,你拍那个地方的时候,你自己也被拍了。所以我让几个人来拍我,那个时候不是肩周炎吗?我让他拍我的肩,那是练过铁砂掌的,使出全身的劲拍,你知道拍出来的结果是什么吗?他的手上起这么大的血泡,正在劳宫穴这个地方,可是结果怎么样?他的心脏病哗的一下就全好了,他所有的心脏病的症状全没了,把他的病治了。还有个西藏女孩是个大学生,她给她姑姑拍,拍了两个月下来,突然发现她脸上的雀斑全没了,是雀斑呢,还不是一般的斑,因为雀斑是很难袪掉的,把她高兴坏了。

所以说每当大家问我,拍打和拉筋有没有副作用,我说当然有副作用了,两大副作用,一个就是减肥,一个是美容。为什么叫副作用呢?因为这两样根本不是我们追求的目标,我们的目标主要就是治病和健康,把病治好。但是为什么它有美容和减肥的效果呢?你想想看,当你拍下来的结果,拉筋的结果,子宫肌瘤没了,你的便秘也好,你的睡眠也好,你说你那脸上的斑能不消吗?

所以到最后,梁冬你记不记得我们那一次在黄山脚下,给这些美容院的讲课,后来那几个月你知道什么样子吗?我被他们请来请去讲课。谁请我?全是美容院请我,我到辽宁啊、贵州啊、山西啊,美容院搞得很火爆,为什么啊?我后来发现,美容院有两个部门,一个它叫中医美容,有的它只是健身,养生的,还有一部分是美容的,刚开始他们只把拍打和拉筋用在健身的部分,就发现效果就特别好,后来他们灵机一动,就干脆把它搁到美容的部分,就不管它是什么护肤啊,保洁啊,搞什么东西,它都先把拍打和拉筋是用了再说。结果商业效应是出奇得好,为什么呢?它的斑啊,皱啊,都没了,而且减肥。为什么呢?它脾湿走了嘛,脾湿一走这个肥就减了嘛。哎呦,它卖什么产品人都愿意买,其实到了那个时候究竟她的肥胖和她的斑,是它卖的产品搞好的还是拍打拉筋好的?那个时候谁还管那些,只要它好了,你跟她说什么,这个买卖都好做嘛。诶,这就是特别奇特的效益。

什么疾病拍打什么部位
另外您刚才还有一个问题,就是说哪些病该拍哪个部分,拉哪个部分?这个呢,我建议您到我们《医行天下》博客上看看,这个问题在我7月19号的那篇博文里有介绍,这是问的最多的一个问题,一百个人里头,可能有90个人问这个问题。还有一个问题是拍多久?

我给他们第一个标准答案是什么啊?我说,第一,你们是想病好得快,还是慢?大家都说我当然想病好得快啊。我一听就是撒谎,为什么呢?我说你是希望我听你说的,还是看你们做的?我当然看你做的,所以说他问我拍多久的时候,我就说如果你要想病好得快,就多拉,多拍,要想病好得慢,就少拉少拍,要想病别好,就别拉别拍。你有完全的自由,因为那个拉是你自己拉,拍也是你自己拍。

拍什么部位呢?一个是我刚才说的,通用部位,就是我说的那四个部位,是无论什么病你都可以拍它,绝对不会错的。十二经络嘛,你拍到那个经络,它或多或少都是有作用的吧?这是第一。

第二,在这个基础上,可以加,比如说,我们为什么治这种耳聋、耳鸣的效果好呢?你就拍头,一拍一个准。很多人都问说,这头一拍是不是就拍傻了?我说正好相反,越拍越聪明,而且头上,你不只是拍头,比如耳朵的病,不要只拍耳朵周围,耳朵周围和整个头都要拍。为什么呢?因为头上穴位啊特别的密集,交错纵横,就跟电脑上的那个线路板一样,你就甭管什么,哗——地毯式轰炸,你拍下去就行了。

好,还有比如说妇科病、糖尿病、高血压拍哪个地方?我治糖尿病和高血压,因为我不用药嘛,他们有的要用治什么肝阳上亢啊什么的,我是永远不管这个,我就是从下面开始治。我从来是上病下治,我说你就把肝脾肾这三条经打开,百分之百的准,就我说的那几个病,妇科病,男科病,你就把它大腿内侧地毯式轰炸,拍下来的结果就是一片的乌青,台湾人叫乌青,其实就是痧嘛。那个结果下来,不用说一个月,你就一个礼拜下来,只要拍完你就量血压、血糖,所以我跟大家说,治高血压、糖尿病、心脏病有效。

有效的前提是什么啊?是什么药都甭吃,然后他的血糖、血压指标正常,是西医检查,不是我检查,那才叫有效。如果吃了药它就降,不吃药就升,我说那不叫治病,那叫吸毒。吸毒的最大特征就是什么?就是说他吸的时候,哇,特别特别兴奋,不吸的时候哗就蔫了。你看如果治血压、血糖是这么治的话,那还叫什么治病呢,那不就跟搞毒品是一样的吗?所以我说的什么有效,是什么药都不吃了之后,还有效,达到西医的标准,不是我的标准,因为大家认可的标准都是西医的标准嘛,你用西医的那些机器啊、仪器啊去检查,如果它OK了,那才有效,这是我说的有效。

另外,您刚才还问了,拉筋怎么个地毯式轰炸?我跟您这么说,只要一拉筋,它就完全是地毯式轰炸。昨天您不是拉了吗?对不对?你最痛的那根筋是膀胱经,这是绝大部分人的情况,但是说了膀胱经就是腘窝那个地方,膝盖窝后头吧?那个是最疼的,你拉腿的时候,腿疼,所以我治过几千个这种腰疼的病,我从来没在腰上扎过一针,什么都不用管,您治腿就够了。就治那个腿,你会发现腿好了,腰也好了。

我给大家讲一个案例,我在新加坡演讲的时候,特别逗。新加坡只有一个中文报业集团,垄断的,这个报业集团给我发邮件,说能不能让我们报纸转载你的《医行天下》和你的博客,我说没问题,你转载吧。它转载了两个星期,那个报纸就和我联系说,哎呀,萧老师,它在我们新加坡获得了空前热烈的反应,他说请您一定要来演讲,我说现在时间安排满了。结果过了三个月,他们那儿还是卖票,找到了一个最大的礼堂,就是新加坡国际会展中心,但那儿也只有一千个座位,它那一千个座位,当天票就全卖完了,有五千个人报名。

结果那一天,在我演讲的时候治病,统统是当场治,就是直接从观众里头,谁有病的上来治。我又不认识谁,最好是病越重的越好,并且让大家看得见,因为高血压、糖尿病又不可能当场看得见,但是腰腿痛的人,大家都看得见。

我说有没有腿瘸的,就上来一个老头,七十多岁,拄着拐杖,两个人搀着他上了舞台。我说您能不能把那个拐棍不要了,刚一放,哇,就要倒了,说不行。我就问他什么病?他就说什么半月板啊、积水啊,反正说一大堆,还拿出那个什么片子来。我说好,大家看见了,这不是我的托吧。结果干什么呢?就是拉筋,拍。

这是我的演讲生涯里头碰到的最神奇的一个,他大概有七、八年没有走路了,走不动了。结果拉筋,拍打完了之后,可以走,走得还非常OK。他走到舞台的尽头,做了一个起跑的姿势,哇,跑,从这一头跑到那一头,全场雷鸣般的掌声。这老头突然来劲了,他觉得自己的身体还没发挥好,突然来了一个李小龙的动作,就是空中踢腿,你知道吗?你知道当时我是怎么样?哗,全场掌声雷鸣,当时我心里有特别怪异的想法,我想这个老头是不是我的托儿?因为实在是太神奇了,你知道吗?第二天,新加坡的大小报纸都把他上来的照片,两个人扶着他嘛,拄着拐棍,后来空中踢腿的照片全部都登出来了。我后来把这个报纸的照片也搁在我的博客上,你有空可以去点击一下,都在上面。
【新加坡演讲会场的奇迹及照片】

所以说,我治病的时候,每次都是一个动作,我不动手,我只是嘴巴说一下,然后随便找两个观众上来帮他拍,拍哪儿呢?就拍他腿的那个地方。我告诉大家一个走遍天下,屡试不爽的方法,比如说你用针的,用药的,你都可以照用不误,你再用我这个方法,我们这个方法对所有的其他的疗法,最大的一个好处就是它完全是给你加分,你该用什么照用不误,它只会使你用针、用药的效果更好。

后来很多的中医师,针灸师,都用我这个方法,包括和尚和道士。现在用这个用得最火的是谁呢?是南怀瑾先生,他不是搞了个太湖大学堂吗?很多人都跑来,浙江人,包括我说的那浙江的湖州的几个官员都说,哎呀,我们跑到那个太湖大学堂一看,怎么里头有这么多拉筋凳呢?后来就发现,拉筋给这些修行的人有两个特别大的好处:一个是很多人腰腿痛。这是个怪事情,本来修佛修道的,打坐应该治这个腰腿痛的,不知道怎么他们都得了这个病,就是腰腿疼。你看我在峨眉山、青城山是住过很久的,我都是住在庙里头,治过很多和尚、道士的病,他们都是这个病特别多,可能跟那个地方的寒气有关。就是一拉一拍,治病的效果特别好。另外一个好处是,他们很多人要打坐,双盘、单盘,盘不起来,用完拉筋和拍打之后,他马上就可以盘起来,效果特别快,几天就见效。这是他们推广这个的最重要的两个原因。

这也是为什么现在老外接受这个也很容易。美国的,欧洲的,针灸师治得特别快。有墨西哥的给我发邮件,说以前他治病,一个早晨,他可能就治五个人,现在他治十五个都没问题,为什么?以前治一个病人扎针干什么的,一个搞半个小时到一个小时,现在拉和拍十分钟二十分钟就搞完了。像您昨天已经体会到了这个拉筋和拍打,治腰椎间盘突出,我们待会没事的时候,大家可以看他是怎么拍、怎么拉的?你当场可以感觉到它的疗效。

所以说每次我做公共演讲的时候。我们在电视台也是这样,都是当场找人上来治病,都不是认识的。其实这个是要冒很大的风险的,万一它要是没效的话,那不是傻了吗?但是迄今为止,从来没有一次失手。

上次我和梁冬在浙江卫视拍那个节目,是他们电视台自己找来的一个制片人,他是在东北上山下乡过,就是这个腰腿疼。你可以看到我们的这个治心疗心的作用,他拉第一条腿的时候,只拉了大概一分钟左右吧,就不行了,啊,吱哇乱叫。但是他一下来之后,马上就觉得拉的那条腿,特别痛快,舒服多了。所以再拉第二条腿的时候,问他痛不痛,他说当然痛,但是这个时候他的心对痛的态度已经发生了急剧的变化,所以很轻松地就拉了四五分钟。他以前只要是坐着站起来的时候,从坐到站的这个动作过程,就特别痛,唉,他现在一站起来,当场就不痛了。他也觉得这个特别神奇。

另外,有很多的人不会下蹲了。所以我现在台湾版的书里头,就号召大家用一个更简单的疗法,拉筋法——我称之为叫拉屎拉筋法。他们说你怎么用这么难听的词,能不能用别的方法,其实就是跟以前蹲坑拉屎一样,蹲在地上,这就是拉筋。为什么我要用这个拉屎拉筋法,因为它可以给我们一个非常美好的回忆。我们的童年时代,几十年前拉屎不都是蹲在地上,蹲在茅坑拉屎吗?后来我们所谓的现代化来临了,搞了高级的马桶,坐着拉屎。这个坐着拉屎,一拉不打紧,把我们每天一次拉筋的机会就给抛弃掉了。所以你会发现,越来越多的人已经没法下蹲了,就是不能完全下蹲,所以说很多老年人治病到了医院,或是到了外地,旅游出差,没有那个坐式的便桶,他还没法拉屎了。

所以你当一个人住了院,或者是怎么着,拉屎都必须有一个人在那儿伺候的时候,你想那做人的尊严,还有生活的质量就大打折扣。所以我说一定要用这个拉屎拉筋法,因为拉屎就是生活当中的一个必不可少的一个正常的环节,它是生命的一部分。所以说,没事,我上去就拉,就蹲在地上,这就是拉筋。有一次我给学员们讲课的时候,我说今天讲课谁都不许坐,统统蹲在地上。你们知道蹲在地上的结果是什么吗?大概半个小时以后,是屁声连天,此起彼伏,都开始放屁了,你知道吗?这一下把这个大肠经、小肠经都给拉通了。

我们躺着拉筋的时候,为什么我说它是地毯式轰炸,除了膀胱经痛之外,其实还有一条腿不是下去了的吗?下去的这条腿有的人是浮在空中的,你注意到了没有?如果你用人按或是加个沙袋的话,大腿内侧就特别痛,这个时候是拉的什么经啊?肝经、脾经、肾经,所以为什么它治心脏病、高血压一治一个准呢?另外,对老年人,五、六十岁以上的老年人,后来有个老干局的都找我,我才知道,离退休的干部里头,百分之九十以上都有前列腺的问题,就是晚上起夜,尿频、尿急啊。这个病例啊,我亲自用这个方法教大家试过的,二百多例,有效率百分之百,没有一个没效,它都有明显的好转。

我们这次在台湾有一个事最逗,有个人他是一天晚上要起来五次,结果当天晚上拍打拉筋一次,第二天早上起来就告诉我,哎呀,萧老师,昨天五次就减为一次了。到了第三天的时候,因为我们培训班里头,每天是密集型的(拍打、拉筋),就是连那一次(起夜)都没有了,他就可以一夜睡到天亮。所以你看,说是治腰痛腿通,到最后治的什么?把他的内脏的病、五官的病都是一勺烩了。为什么它治眼病特别好啊?肝不是开窍于目吗?拉筋不是首先拉的就是肝经吗?对不对?就把眼睛也给治了。

另外,我再从咱们中医最基本的原理来讲,我们拍的时候,一掌拍下去,首先拍的什么啊?是皮肤嘛,什么主皮毛啊?肺主皮毛,不是肺也治了吗?皮下是什么?皮下不是肉吗?肉不是也开始疼了吗?那脾是主肉的对不对?那不是把脾也治了吗?再筋、骨接下去,你这么一来五行,五个相应这些东西不是都对照治了吗?就说这个也是一个地毯式轰炸,这么解释。

还有,我觉得对它最彻底的解释还是,无论是我们拍,还是拉,你都有透彻心扉的这种痛、麻、酸、胀,这个过程当中,整个影响得最严重的就是你的心,而心对你全身就是一个地毯式轰炸,心会把每一个大的,小的,细微的信息会传输到每个细胞,每个脏腑。用梁冬所说的那个三十分之一秒的时间在对全身进行调节,你说那不是地毯式轰炸是什么?还有,我让你拉的时候,大家注意到了没有,我是让那个手是往后的,往后的你会发现只要它贴不到桌面、凳子面子上的人,他还有一个距离吗,对不对?本来应该是这样,但是它都翘着的,它痛,这样的人问都不用问,都是什么病啊,肩周炎。

不信待会儿你去拉,有肩周炎问题的,你的手就放不下去。有的人是非要以抬不起来才叫肩周炎。所以说看上去是治了肩周炎,实际上妙处不再那里,因为看上去治的是痛症嘛,实际上首先是治了心脏病,这个地方是心经和心包经啊,对不对?还有肺经啊,你这一拉的话,整个的腹腔全部打开,手三阴经走的全是这个地方,走胸嘛,三阳经走的是头。那你越往后拉的话,对这个刺激越大,又是一次对手三阴三阳的地毯式轰炸嘛。所以我每次说这个地毯式轰炸,它是个形容词,就是说它对我们这十二条经络的刺激特别全面,而且特别得深。因为我也用过针灸,为什么后来我又不是特别多用针灸,首先它是非法行医嘛,对不对?另外的话,针灸你一扎就这一根经。但是你这一掌拍下去的话,一下五、六条经全部都给你拍到了。那你说可能没有针灸那么深,那好,你就在这个地方狂拍半个小时,一个小时。

我再给大家讲一个急症,比如昨天晚上,被蚊子咬了个包,以前就要搞什么水呀,抹什么药啊,现在什么都不用。蚊子咬了个包,怎么办?当场拍,拍完就好。拍,你就看着那个包,眼看着那个包就开始化了,就没了。还有一个更逗的例子,我们第一期办培训班的时候,很多人来自全国各地,一个哥们刚刚来报名的时候突然牙疼,他赶紧到医院看牙去了,看完牙回来,开了药,吃了,还是不好,他就回来说他牙很痛。我那些弟子就说,你怎么到我们这儿来培训,怎么还跑到医院去开药啊?他就反问了一句,难道这个拍打连牙疼也治吗?我弟子说,你又没拍,你怎么知道?那就拍呗,一拍完了,牙就不疼了。

还有一个,再给大家透露一个秘方:现在喝酒的不是很多吗?恶心,喝醉了,最好的方法就是拍,拍哪儿?就拍胳膊上,拍完就好,特别的神速。就是个小小的验方,你一拍就好。您的问题让我回答得是不是还多了点?

先拍打,还是先拉筋?
王成长:有一个我最关心的问题,看你的博客,不解渴,就是请你大体给分分类。

萧宏慈:怎么个分类法,您说?

王成长:比如刚才我说的,这个腰伤啊,腿伤啊,关节痛啊,这些东西一般用拉筋,是第一步,开始的时候拉筋。像你说的那个胃痛,拍那个足三里,对吧?我首先什么病,先拍哪里?是先拉筋,还是首先干什么?能够分一下类最好。

萧宏慈:首先拍打和拉筋的话没有所谓的先后,你先拉筋也可以,先拍打也可以,关键它哪个更适合你,其实我不是第一次治胃痛,饭桌上胃痛的,本来我是想先给他拉筋的,因为我以前给大家是先拉筋,后来发现拍打它更简单,拉筋你还摆个椅子给这搞一下。拍打是随时随地,我们有几个弟子在火车上,把整个的一车厢的人都搞得拍打起来了,为什么?本来有一个人恶心,叫晕车,哎呀,有几个医生在那儿搞都没搞好,就教他这一招,拍好了。后来大家都好奇,一学,最后整个车厢都开始拍了。

昨天我不是给大家举个例子吗?辽宁朝阳的那哥们,是股骨头坏死,他拉了一次就好了。什么叫好了?他这个病最主要的特征是不能下蹲,他蹲到这儿就再下不去了,就疼。睡觉啊,白天黑夜的痛,吃了不知道多少药,整个胃都吃坏了,还是好不了,他就跑到我们这参加培训班,就拉了一次,拉了不到十分钟,哎呀,萧老师,奇迹出现了。我说什么奇迹?他说他的股骨头坏死好了。我说你开什么玩笑?你说好了,你的定义是什么?他说我现在可以下蹲了,当场就可以下蹲了,另外还可以迈台阶了。他以前哪怕是这么小的台阶,他来的时候乘大巴过来,他上台阶是用两个手搬着他的这个腿,这么搬,就这么上的,然后再搬另一个腿。结果我说,你跟大家分享一下,因为是在一个礼堂里,有这么高的台阶,他叭一步就上来了,哇,全场热烈鼓掌,他也特别的惊讶。所以这个哥们就特别逗,回到家里,二话不说,买了十台拉筋凳,然后租了一个这么大一个门面房,挂了一个牌子,写上医行天下拉筋馆,他就开练了。

但是他就遇到您这儿说的一个问题,就是我从哪儿拉,其实他不会拍打,不是说不会拍打,他是个残疾人,长的可能有一米五左右。他说我哪有劲给他们拍啊,所以说所有的人都不拍,他刚开始只靠拉筋这一样,治的全部都是腰腿疼,后来什么糖尿病啊,高血压,什么类风湿的,尤其失眠的,他治了二十几个失眠的。我说你治失眠的有效率是多少?他说没有一个不好的,全部都好了,但是好的前提都有一个气冲病灶的反应,就是他本来晚上还可以睡个三、四个小时,拉筋、拍打之后,突然整夜睡不着觉,都吓坏了。我说这就叫气冲病灶,正在打通这个淤堵的环节,因为你拍打、拉筋之后,激活了气血,淤堵的那个地方正、邪两种气不是正在搏斗吗?那个时候,你肯定压力更大,就气冲病灶。

气冲病灶是大好事!
郎振林:我昨晚就没睡好。

萧宏慈:诶,你看,这是好事啊。凡是碰到这样的事,我都说恭喜你,这是大好事。我最担心、最怕的是什么?是没变化,没变化就相当于没效。

你看你治那个中风、偏瘫的人,他是没知觉的。你跟他搞了几天之后,哎呀,说我开始疼,他还不满,我说你还不偷着乐?当你现在有了痛的时候,说明你已经有知觉了,最怕的你是没知觉。所以你现在就是属于气冲病灶,等这阵你再把这个拍打、拉筋再贯彻到底的时候,你会发现,哇,他治的不是一个病,你可以再来一个全面体检,医院的很多指标你都可以检查。可是拍打、拉筋它并没有一个哪个先哪个后,哪个方便哪个舒服那就怎么来,也没有时间的限制。

至于您刚才问具体的病的分类,我已经说了,除了那几个通用部位之外,其他的你都可以。脏腑的病不是说我肝疼就拍肝,不是,是远离脏腑,但是你在这些地方不是肝经脾经肾经都有吗?胃痛的时候就拍胃经嘛。至于你拉筋的时候,它已经是地毯式轰炸了,就是手三阴三阳、足三阴三阳只是程度不同而已,或多或少它都已经在进行了。所以说你不必把它分得那么细,大概有那么一个范围拍和拉就行了,好吧,谢谢!

黄剑:萧老师,你说的那个股骨头坏死,我现场全部记录下来了,他拉了五分钟一条腿。

萧宏慈:对吧?他当时在那拍,把他拍下来了。

黄剑:还有时候,我觉得有什么病呢,我们可以一边拉一边讲。

萧宏慈:可以啊。

黄剑:觉得效果会更好一点。

萧宏慈:大家要不要试试拍打,现在就试一下,好不好?行吗?

女生1:我的肩膀特别疼,现在就疼?这怎么治?

女生2:他们现在实验一下,拍打一下,你休息一下,他们现场实验一下,表演一下。

张道长:不是这样,这样影响时间。刚才王成长问的问题,因为他不懂得医学。就是刚才他讲这个,并不是说,肝有病就直接拍肝,他的意思就是说我先拍哪个地方,后拍哪个地方。不管你在哪个地方,病在你身上,你身上属于五脏十四经,我们这么一动十四经络全部都动,是不是?那一脏有病,五脏带病,是吧?并不是说不让你用药,那么肝脏有病,我就专用肝脏一味药能行吗?不行,肝脏有病那么五脏都带病,不过这个心脏是个主病,一切的脏有病的话,都从心脏上发起。他问这个,因为他不懂,我们应该耐心地答复,这是我们当医生的主要的精神思想和我们的性格,我们的性格好,那病人很高兴。就像我这个暴躁脾气不行,你问我,那就是这,他就心里不满意啊,不高兴。你说的话很好,这个病心里很高兴,很满意,他这么一高兴,无形中他这个心的一脏就把好多的病都散了,是不是?

萧宏慈:这就是心主神明,就从这个意义上说的。


《全文完》


我要收藏

1 个赞

分享到

请先登录才可以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