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服热线:400-065-0970 | APP下载
| 微信公众号1
搜索

拍拉新闻 中医之乱(二)

时间:2016.04.16 19:56 884 2 0

7年前作者就已看到:中医作为中国文化最博大精深的遗产之一,必将引起政府和国人对它的重新思考和定位,中医发展战略也必被将全方位纳入国策:《国务院关于印发中医药发展战略规划纲要(2016—2030年)的通知》

续上篇《中医之乱
传统――国人的迷失
我曾固执地认为中国人会灭了中医,就像印度人灭了佛教、中东人灭了基督教那样。可佛教和基督教毕竟在东亚和欧美地区发扬光大了,所以我常想:如果中国人非灭了中医不可,但愿它也能像佛教和基督教一样在其诞生地之外弘扬开来。可是转念一想,难道我们只能灭了它,不能复兴它吗?中医的复兴,一言以蔽之,就是中国文化与道统的复兴,其意义决不亚于欧洲的文艺复兴。从更广大的历史和文明视角看,自西方文明中衍生的科学、医学、政治、哲学、经济学乃至军事学在处理人生健康、国际关系、人与社会、人与自然等许多问题时已凸现其局限,而东方文明中衍生的医学、佛学、道学、儒学等“东学”正好可以续上这个人类文明循环的大风水,与“西学”取长补短,相得益彰。

可惜人心离道甚远,以为我是梦人说痴话。

中医的衰败从更宏大、深邃的宇宙史和文明史背景上看,其实更有深刻的内因。这种衰败本身蕴含着必然,这也是道的显现。简而言之,就是因为我们离道了。物极必反,此乃阴阳之道。幸运的是,吾辈似乎熬到了中华文明否极泰来的时光,至少我们希望如此。如今的乱象是历史上罕见的人心大乱,其最显著的特征就是对自身传统的盲目否认,就连一代精英都不知何谓中国传统。所以,复兴中医的真正障碍不在外界,而在于中国人自己的迷失。自鸦片战争以来,国人的文化自信心就倍受打击,从此渐渐失去了替自身传统和价值辩护的能力,甚至干脆忘却了道统和传统,形成一种文化阳痿。

古往今来,居然有这么多不懂中医的人对中医横加批判指责!这其中既有权高位重的官员,又有各类专家、学者,就连孙中山、梁启超、鲁迅和胡适这样的人物也不例外。这一方面是因为他们急于用西学救国图存,另一方面是因为对中医的无知。孙中山被确诊患有晚期肝癌的时候,有人希望他接受中医治疗,孙中山却说:“一只没有装罗盘的船也可能到达目的地,而一只装了罗盘的船有时反而不能到达。但是我宁愿利用科学仪器来航行。”其倡导科学的言论其实正好违背了科学精神。也许孙中山和鲁迅对中医的情结更特殊,因为他们俩是学西医的,所以其悲剧色彩更浓:两人都因笃信西医而拒绝中医治疗,结果都英年早逝,可谓以身殉西。假如他们俩多活二十年,恐怕中国历史得大改。梁启超也不信中医信西医,结果在协和医院被西医割掉了没病的好肾,令当年京城舆论大哗。可即便如此,他还说,“西医将我治死了,因为它是科学,我相信它;中医即使将我治好了,因为它不科学,所以我不相信它。”著名中医邓铁涛说,“他在原谅了西医的错误的同时,不忘了踢中医一脚!”

胡适虽然也不信中医,但他不像中山和启超那么偏执,没敢拿命开玩笑。所以当北京协和医院宣判他死刑并让他回家料理后事时,他虽然嘴里唠叨“中医非赛先生,不足信也。”但行动上已经悬崖勒马,回头请中医治病,结果中医给他开了几副药就治好了西医久治不愈的糖尿病、肾炎,他因此多活了四十年。若无中医救他一命,后来的历史上哪还有他的戏?汪精卫在二十年代是支持取消中医提案的,适值其岳母患痢,遍请西医久治无效。有人建议请名医施今墨诊治,汪精卫无奈,只好同意。结果施大夫只开一方,老太太服用数剂后即痊愈。汪深受教育,题字送匾“美意延年”。当年文化界、教育界和政界的精英居然如此偏激,可想他们对后世的影响多深!

医道――身国共治
中国历史上,医与儒、释、道三家联系紧密,道、儒两家一直名医辈出,医著甚丰,佛家专论中医的著作却不多见。然而《医道》的非凡之处并非因为作者的佛家身份,而是因为它不仅从养生和医学的角度阐释了中医,而且将其与儒、道、释三家的互动及影响一一分析阐释,从而将中医提升到一个形而上的境界――医道,并展望医道必将在全球化格局中为人类文明带来新曙光。

医,对现代人首先意味着术和器,西医的此特征尤其突出。我小时候看见西医打开药箱就会乐,因为里头的东西跟木匠的工具箱差不多,各类型号的刀、斧、钳、锯等金属器械一应俱全。医院更猛,因为它有更多的器械和毒副作用强大的药品,还有令人色变的化疗和放疗。如此说西医并非说它不科学,其实这正是科学的特征:将治疗对象视为一种没有灵魂的物体。如同中医源于中国文化,西医也源于西方文化,其中包括科学、哲学,其思维方式是线形化的,而科学所用的主要方法是分析论、还原论。对抗、干预、消灭是西医最主要的治疗特征,这与西方哲学、宗教、政治、军事特征一脉相承。

美籍华人学者、医生张绪通在给中医药发展战略研究课题组组长贾谦所著的《中医战略》写的序中,对这种对抗医学有过清晰的描述。张先生早年留学日本,获医学博士,后移居美国,并获法学、哲学博士学位。他曾在美、欧、日、中多所大学和机构任教和从事研究工作,正因为他是西医专家,所以他的文章更具震撼力。兹引用其序的几段说明西医的本质:
曼戴尔松医学博士(Robert S Mendelson MD)(以下简称:曼博士),不仅是一位名医,而且曾任美国知名大医院的院长,著名研究所的研究员,医学院的教授,伊利诺州医师执照局的局长,还是美国医学会(AMA-America Medical Association一个具有超强政治力量的工会组织-美国医师工会)的领袖。他在1980年出版了一部巨著,书名是:《一个医学叛逆者的自白 Confession of a Medial Heretic》,是美国Warner Books出版社出版的。这本书再版过无数次,拥有读者无数。他忠实的读者们纷纷站出来,组织成立一个叫做:全国健康联盟 National Health Federation,公举曼博士为会长,美国大城小镇都有分会,定期举行集会,并邀请名人演讲,还有定期会刊。这是西方有史以来首次对医药界的大革命。

曼博士书的副题是:如何捍卫自己的生命,不受医生、化学药物和医院的坑害。
封面上列出六个重点:
(1)医院的年度身体检查是一个陷井。
(2)医院是患者的险地和死所。
(3)大多数的外科手术给患者的伤害过于益处。手术每次必定都是非常成功的,但病人伤了或死了。
(4)所谓疾病化验或检验,检验的体系和过程不合理,简直是腐败一团,即使是科学仪器,也是错误百出,完全不可信任。
(5)最大多数的化学药物不但没有治疗的真实效果,抑且是致病、添病的缘由。
(6)X光的检验是诊断程序的重点和特色,“一张照片胜过千言万语”,它不但辐射线对人十分危险,而且检验结果错误频出。因为解读X光照片的是人,人就会受偏见、情绪的影响而导致错误的判断。即使是同一位专家,在十年后再次解读同一张照片,就有百分之七十五的偏差(试验证明)。

书中对以上六点,作了详细的说理和举证,使行家读后,觉得:一点也不错,他替我把我心里的话都说出来了;使外行人读后,如恶梦初醒,觉得:是他替我说明我生病时所受到的万般委屈和无辜的灾难。所以曼博士的书一出来,就轰动全美国。

曼博士把“对抗疗法医学”Allopathy Medicine(对抗疗法医学,也就是专以化学和器械检验,化学药物治疗,或外科手术治疗为本的医学。就是中国人习惯称谓的西医。)一向自诩、一再强调“它是科学的”,斥为“它是很不科学的,它不过是科学的迷信。”或者说:“它是披着科学外衣的迷信”。整个对抗疗法医学的体系是一个充满迷信的大教会,或称为大邪教更妥当。大制药公司是他们的上帝,医院或诊所是他们的大小教堂,赚钱是他们的教义,医生是穿着白色道袍的神甫教士,实际上是大药厂的次级推销员(大药厂规定什么病开什么药,医学博士的医生们如敢违背,立刻解职,处罚,永世不得翻身。比药厂的直接推销员还低一个等次。),患者是他们的致富或爬上高梯的试验品(guinea pig当试验的猪)和垫脚石。他们至高无上的法宝是化学药物!

一个药品的开发,必须从老鼠身上开始它的程序,一直到批准上市,要耗资百万甚至数亿美元(其中贿赂当道的钱不算),费时十数年。显示得这个药品,似乎是经过千锤百炼,对治疗疾病必然是百发百中的,称之为“科学的成品”。可是等到新药面世之后,不到几个月,就出现各式各样的毛病,不但治不了病,它的副作用简直赫人听闻。勉强撑不到几年,这个千呼万唤始出来的圣品,就被淘汰了。在药物不断更多“创新”中,让人感到医学“昌盛”、“先进”的假面貌,其实绝大多数的药品都是带着剧毒的废物。整个“制药”过程是他们故意设计成“难上加难”、“非常科学”、“伟大发明”的假象,是在演一出科学的魔术闹剧,以蒙蔽人民群众的耳目。

曼博士说:医院是合法的伤人或杀人的场所。和一般屠宰场不同的地方是:被伤害的人必须倾家荡产,付出极昂贵的价钱,去被他们宰杀。如果你是穷人,付不起医药费,即使磕破头求他们,他们也不屑浪费宝贵时间来宰杀你,除非他们看中了你的脏器。化学药品是大药厂背后的世界最大富豪们的摇钱树(可与石油比富)。

因服用化学药品而受到伤残、致死的美国人,每年至少150万人,这是政府公布的数字。这个“邪教”组织严密,势力好大,财富无穷。这套制度不仅危害美国本国的无数哀黎,同时也是对外的战略武器。威逼利诱使别国在医疗制度上必须与它接轨。富豪大佬常公开地说:“这比正式掠夺人家的政权更实际,更权威,更没有风险。”因此,当“富豪”要征服一个地方,就去那里“行慈善”、“做好事”,去“捐赠”“药品”、“疫苗”,办一个或多所“医院”!

西医的疗法,除了手术,就是药物。简而言之,用西药给人治疗就跟农民给庄稼施农药化肥的原理一样,的确有效,但也有负效,有时正效大于负效!而《医道》告诉我们,中医之所以为医,是因为医中有道,其思维的特征不是线形化的,非此即彼的,而是圆融的、循环无端的。阴阳互动互根为道,“道”超越并包容了“器”。生命的存在方式为神气形,而不仅仅局限于人体结构。神为本,气为用,形为器。中医的认识领域包括过程、枢机与结构,但主要是生命过程与枢机,而不是人体结构与功能。《黄帝内经》中的“素问”就是生命过程的问对,“灵枢”就是生命之神的枢机。中医是过程之道,而不仅是结构之学;中医是演化之道,而不仅是存在之学;中医是生命过程演化方式之道,而不仅是人体结构之学。“道”可包容“学”,“学”不可替“道”。

只要心性、行为合乎道,看似无形无象的道就会以千万种方式显现。我现在无论给人治病还是自己养生,每天都能体悟医道神韵。当然,人用不用中医则随缘,所谓“病治有缘人”跟“佛度有缘人”同理。只要用中医养生治病,就会渐渐领悟一种统驭宇宙有形无形之万物万象的一种无以名状的东西,那是一种超越器的境界,一种阴阳的互动,这就是形而上之道。既然是道,则不仅身、心、灵兼治,而且能治国安邦,促进人类的和平大同,所以医道被乐后圣称为“身国共治的人本文明”。古人云,“不为良相,便为良医”,盖因治身与治国道理相通,皆源于一个“道”字。

如果人人都悟道了,就没有佛法。法是为想悟道的人讲的方法,而且法无定法。中医就是中国人的祖先找到的一个悟道法门。若苦于不知如何悟道,那就先学点中医吧,这真是一个奇妙而至简的法门,尤其适合中国人入门。那么道与我们的生活究竟何干?吾直接引用《道德经》答曰:“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由此可见,道与我们眼前的生活、理想、价值观等等皆有极大的关系!所以《医道》开篇就提出洪钟般的叩问:我们这代人究竟以什么样的价值观?什么样的理想?什么样的自我理解?什么样的国家主权资源和制度创设?什么样的自我实现来面对全球化的挑战?对此的回答,势必导致我们对传统、道统和现代进行全面的、穿透性的思考。而中医作为中国文化最博大精深的遗产之一,必将引起政府和国人对它的重新思考和定位,中医发展战略也必被将全方位纳入国策,而医道也可能成为源于中国而播于世界的一种具有普世意义的价值取向。中国如果以医道为本确立向全球输送生命健康产业、传播生命健康文化、主导人类生命健康的战略导向,必将是全人类的福祉,也是中国的机遇和挑战。联合国和各国如果识货,也必定隆重推介中医和医道,盖因其身国共治!道本无国界,乃天启,绝非一人一国之私。既为道,就决不会强加于人,而是无为随缘。文明的冲突是肯定的,但王道与霸道有别!道的特质已决定它文化霸权无缘。历史证明,华夏历来总有外族强入而霸之,然华夏文化却容之、化之以道。假如道既帮治病,又帮治国,各国何乐而不为?反观西方之文化入侵,的确是以枪炮开路的,如同西医的刀和药!

中医是中国的核心软实力
由于种种神奇的机缘,我深切领略到中医的伟大和美丽,也看到了它处境的悲哀与荒谬。在云游或曰考察中,我发现全国各级中医院已名存实亡,基本上成了以西医器械和疗法为主的西医院。惟在某些交通不便的乡村,乡民们依旧笃信中医,好的乡下郎中家里门庭若市。 每当我看到这样的情形,就想起一位中医学研究学者的结论:要解决中国13亿人口,特别是9亿农民的健康问题,必须发展中医。数据显示,美国一年的卫生医疗费用是1.3万亿美元,而我国的GDP才3.5万亿美元,钱本来就不多,如果方向错了岂不更糟?

人类文明经过农业时代的封建王权后,又经历了工业时代的民主政权,目前正在向信息时代的文化主权过度,于是国家主权的内涵也不断从版图主权向经济主权、文化主权转型。也就是说,文化的力量将逐渐超越包括军事武力在内的其它力量而成为最重要的国家力量。试问:当今美国、日本对中国人的影响更多是透过武力还是文化?在中国的文化主权中,中医无疑是最重要的软实力之一,它既是道又是术,既是文化又是医学,既是软件又是硬件,所以它势必成为武力以外的一股平衡世界格局、维护人类和平的巨大力量。大量真中医人才(非假中医)的培养和出口,必然伴随大量中药的出口,与中医密不可分的中国文化亦会随之传遍全球,而中医的回归和医道的传播,也必然提升全人类的身心健康和经济结构。总之,中国要有出息,最好是“中学为体,西学为用”,而中医正是“中学”中最实用、最方便的工具,是一种体用互动、道器一体的完美结合。

中国人应该重新认识以道为核心的东方文化承载的价值和力量。历史上伟大的政治和军事战略都离不开道,而中医正是这一道文化的核心代表。对于有理想的政治家、军事家、外交家、企业家、投资银行家而言,工作不应该仅仅是谋求名利的职业,而应成为一项有利于众生的事业,应该对祖国的传统文化有所担当!历史为我们提供了中医走向世界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让我们要玩就玩个超级大游戏,为何不好好玩一把,把挣钱度日的职业变成一项度己度人的事业?我们是否应该重新思考一下人生价值,然后郑重地回答《医道》开篇就提出的那些宏钟般的叩问。除了重新确定我们的价值观和理想,我们究竟还应该怎样对中医重新定位?中医战略应该如何被纳入国策?医道究竟具有多么深远的普世价值?

道须行动彰显,生命在于创造。可惜名利的诱惑往往使人迷失方向。比如为赚钱而从事的重复行为就极易诱人离道,西方哲学称之为异化,即为人服务的工具和手段反而统治了人,令人成为其奴隶。活在科技和资讯发达的当代人很容易把知识当作真理,所以学习多了反而不知不觉被异化了。我以为,哲学、科学、本体论、经验论、价值论、知识论这些翻译过来的西方词汇,看多了让人晕且乱。最容易让国人准确理解的概念,还是一个“道”字,就是那超越器形的、无所不在、无所不御的玩意儿。为什么我们常说:悟道?因为道不靠大脑懂而要靠心去悟。当今之国人究竟能否重新审视《黄帝内经》,回归医道?这只能随缘,不可强求。子曰:朝闻道,夕死可矣。当务之急也许还不是悟道,但至少得闻道。

医道,乱世绝响乎?

我要收藏

2 个赞

分享到

请先登录才可以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