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服热线:400-065-0970 | APP下载
| 微信公众号1
搜索

名师专栏 1999年云游路上写给友人的信

时间:2015.01.05 11:01 1205 0 0

 

    友人看我云游四方,面目全非,特意把我1999年用笔和纸写给他的信打出来Email给我。我从中看到了自己从金融投资转入中医养生之前的心路历程。那时虽已开始云游,但还在为“事业”奔波。从信中已能隐隐感到放弃所谓“事业”的端倪。自从全身心投入传播拍打拉筋自愈法后,老友们再问吾从事何业?答曰:不务正业!
 











 

    魏兄:

    每次美国之行都成了一种思想之旅。发酵还在继续,而你的文字对于我总是像催化剂,加速思想的发酵、反刍。
 

    因为住在不同的朋友家,他们各自活在不同的世界,每次便有了不同的讨论与思辨。昨天刚从纽约飞来洛杉矶,今天便与老同学在精神领域里游弋了许久,确切地说,是因为现实的虚妄和宗教的救赎讨论了一番。他信的是佛教,而我是受过洗的基督徒,看似互为异类,实为同类。很多人为宗教、流派不同而争执、矛盾,而我却无此烦恼,因为我笃信大道归一,耶稣和佛陀在天上看人类的争战肯定会心一笑:那就再派几个天使下凡执行任务吧!
 

    为宗教而闹矛盾的是人,肯定不是神。作为中国人,我自然对儒释道兴趣盎然,但出于好奇,我对伊斯兰教、犹太教也很尊重,起码认真学习。记得我大学时代还特意买了一本精装本《古兰经》研读,尽管我的专业是经济学。有些人爱对自己不懂的东西评头论足,却不愿用起码的虔诚和好奇心去学习、实践。和老友的争论有时很激烈,但这时往往思想火花迸发,和而不同,互相启迪。每次谈起理想和思想,我们的思绪便总爱回到80年代的校园……
 

    友人要出门购物,我乘机给你写信。或许因为美国跟中国的距离,或许因为远离商务,便清净了许多,内在和外在都如此。不过若没有合适的谈话对象,还不如安静沉思。
 

    在友人家的挂历上看到这句话:Try to let go of your small self , and then you’ll be great。“放弃小我,你便会伟大”。好像很多教义里都有类似的语言。对自我的执着,真让人不胜其恼。人快活与否,全在乎一念;得道与否,想通与否,亦在乎一念。可我们这一念总是陷入悖论和矛盾中,仿佛造物主在逗我么玩呢!说到底,那一念的两个面或更多的面,全是神定的,可神又给了我们free will,自由意志,于是这游戏便千变万化了,但游戏规则仍是造物主定的。我们沉溺于选择却不知超越,所以往往选择撒旦还自以为是,多神奇的自由意志!佛教也说:一念即佛,一念即魔!
 

    基督徒的祷告中常有这样的话:“主啊,为什么我想行的事总是行不出来,而不想行的事却不断地行出来?我的身体就像个战场,我真苦啊……”情感与理智、爱与恨、神性与兽性,都在我们体内厮杀,如锤和钻一般雕凿着我们,我们的塑像大约在临死才告自我完成。我们每日的言行,就是在雕琢自己。我想起狮身人面,那是否也算神兽二性的一种统一呢?
 

    我常常被人当做一种异类和极端,包括你也这么认为。其实我不过天性稍微正常一点,但正常反被理解为不正常,便成了“极端”。国人是否正欠缺这种“极端”呢?儒家倡导中庸,但当前流行的中庸早已背离了孔子的原意,几乎将假顺从和真阳痿甚至阳奉阴违理解成中庸之道。极端自私才是实质,但却假以各种神圣名义,比如爱家、爱事业、爱国等,干得却多是苟且偷生之事,于是大家就默认了一种自私心态的集体扩张:正义是没有的,只有我、我家、我公司、我国,于是医院医死成千上万人,工厂污染环境危害几代人,都不仅合理合法,而且还赚大钱。如果只有赚钱是天经地义,人已不是人了,只是某种工具,某种怪兽,国人的异化正在加剧……
 

    这次到纽约是应老友陈士争之邀,在林肯中心看他导演的昆曲《牡丹亭》。这是首次将此剧全版上演,我还从未看这么长的戏,要演三天三夜,即:每天下午2点演到5:30,吃完饭再从7:00看到晚上约11点,连看三天,观众几乎都是老外。当然不少纽约文艺界华人到场,比如白先勇。连续三天同一拨人来看同一出戏,真是空前有趣的经历。如果没有元代蒙古人取缔科举,估计汤显祖也不会给我们留下这跨时代的奇思妙想。剧终谢幕时鼓掌几乎长达半小时,可见老外对中国文化的钟爱。戏剧虽然是文化,可毕竟是小众文化。我老在琢磨:有没有一种大众文化,人类不分宗教种族都能接受的中国文化?想想中国文化中的佛教、基督教、回教、马克思主义、资本主义等等,不都是外来文化么?中国经济强大后,跟中国相关的古董和文化无疑都会升值。但我更感兴趣的是中国本土文化是否能跟外来文化杂交出一种新品种。有人以为中国人是纯种,其实早就是杂种了。杂种较彻底的是英国人,从血液到文化都是。后来美国人居上,杂交更猛,我们的问题就是杂交的还不够啊!不好好杂交,连本来优秀就基因都会退化!
 

    在纽约期间除了看戏,另一朋友还荐《雍正王朝》,整整一大盒CD如同一套古典小说的包装。于是每早看到中午吃饭为止,接着赶下午、晚上的戏。除了睡觉,几乎全在看戏,而每晚看完戏不是在酒吧就在回家接着侃,整个儿成了夜以继日的马拉松,令人恍如隔世:过去与现在、台上与台下、梦幻与现实、室内与室外、人间与地狱、生与死……巫山与云雨……无不交相浮现,每日都在让人唏嘘。
 

    我不解的是,为何花这么大工夫拍这些勾心斗角、美化奴才和皇权的清宫戏?
 

    朋友家门口便是纽约中央公园,而且这一角是中央公园里的园中园,分别是:法国花园、意大利花园和英国花园,各自都用极雅致、整齐而错落有致的花、草、树和雕塑、喷泉反映了各国的特色。在纽约最后那天中午,我舍弃了看清宫戏,腾出时间逛公园。英国园里有排密密的树,几可遮雨,朋友是理工科博士,崇尚牛顿在苹果树下的顿悟,因此称此树为“智慧树”。我们便在树下感叹了许久:何时能自由,如同那雕塑的少女手托的盘中之鸟?塑出的鸟与真鸟同在那盘中嬉戏、饮水。那真是他们的桃花源!

 





法国花园



英国花园





                          

    可是人要自由,首先就得放下、放弃!否则太沉重,尤其心!
 

    人不敢放弃,是因为不知足,因为恐惧!其实我们得到太多却不知不觉,面对神迹习以为常,面对恩赐却不知感恩。人总在抱怨,总觉命运不济,老天偏心,错则全在别人。心存感激之人活得快乐得多,这是我信基督后得到的启示之一。事实上,我们本一无所有,赤条条来到世上,我们的生命、智慧、能力、财富、机遇、太阳、花草……无一不是上帝的恩赐,这就是神迹。我当年在纽约教堂听一个叫许牧世的牧师讲道的主题就是“看惯了的神迹”,当时深受震撼。若无上帝的创造与恩赐,没一样东西是理所当然的,甚至连我们的生命。我们的父母哪里知道生命是怎么创造出来的呢?他们不过跟着上帝早已植入的信号行事罢了。这一特性与动物毫无二致。但动物显然比人快乐多了,而会感激的人,显然是将神性或者佛性活出了的人,自然更快乐。人的神性若不能彰显,动物性又赶不上动物纯粹,岂不苦哉!
 

    有趣的是,很多人却为神的名称起争议。究竟该称之为神、上帝、主,还是佛、道,无所谓!真理在不同时空针对不同的对象,肯定以不同的方式显现、放光。
 

    此次从香港出逃,无异于一次小小的解放。我已被捆得太累、太久!如果我一直这么干下去,临死前会发现此生就干了一件事:挣钱!难道挣钱就是生命的意义么?可是自己的思想被惯性绑得太久,自己将小我放得太大,轻松不起来。名利得失都成为负担。明明理解其害,可仍忙于追名逐利,这便是我先前提到的情形:我们行的行不出,不想行的却时时处处行出。连自己都改变不了,还想改变世界?较洒脱的是《牡丹亭》里的杜丽娘,西蜀女子,只陶醉于自己的梦。她爹和她的情人柳梦梅皆忙于功名,跟当代男人差不多。可杜也为情所困,虽不逐名利,追情却更凶,如何是好?若一念全通了,无甚可求,不耽于“我”,人又非人矣!故佛字真意或许就是:非人!成仙得道之过程,似乎成了个除欲灭幻的过程,也是进入天国、佛土的过程。可是,求做仙、得道、成佛不还是一求么?若主体客体都合一了,就无了!无人,无我,亦无甚苛求!无,是否即天人合一?自由意志真是上帝赐人的奇妙恩物。人看似宿命,却仍有选择,比如你是谁?其实那个真实的你还是由自己确定、雕琢的,绝非由一个外在的力量。外力都是帮帮忙而已!
 






 

    中国人陶醉于麻木自私的快乐与痛苦中太久,这情形从鲁迅笔下的阿Q和人血馒头延续至今仍无太大改变。既然民智未开,也就只能奢谈民主自由,因为中国连启蒙都没有完成,私心太重,一放开更乱、更自私。如此说来,我们首先该完成的是对自己的启蒙。与其依赖外在的力量拯救,还不如发动内在的力量自救。还记得咱们谈过孙中山、鲁迅弃医从政、弃医从文么?他们生活在救亡救国的时代,故有此种选择。而我们的时代无需救亡,反倒需要拯救个体的生命!我们用不着瞎忙着改变世界,我们最需要的是改变自己,从改善身体开始。这一点中医提供了契机。问题是中医的太神秘、玄虚,没法普及。或许写本关于中医的小说,再拍成电影,会激发人类对中医的热忱,全球的武侠热就是因为武侠小说和李小龙的武侠电影造就的。爱中医就会爱中国文化,因为中医是中国文化的核心,也是神的启示和创造,其实质跟《圣经》的精神非常吻合。
 

    朋友的院子里有个小泳池,所以昨日一到便跳了进去,院外一墙之隔,便是高尔夫球场,一片起伏的绿。池的最深处有个白球,我便钻进水底捡起,原来是个高尔夫球,于是再扔进去再潜水捞起来,狗和小孩大约就是这么快活的……
 

    我每日早晨仍做俯卧撑,然后祷告。不知你有无少量运动?人们对外表很重视,对身体健康却不甚了了,知道你关注环保,其实不吃药便是避免身体污染,运动便是身体的“环保”。
 


 

   《甘地传》不知你看了没。在人与国家,人与自然的抗争中,他的非暴力与食素、禁食都比暴力、食肉、纵欲的境界高,而且是人类的方向。我们境界太低,所以才依然迷恋于他早已超越的东西不能自拔,甚至如奴隶般乐不思蜀,再进一步就成奴才了。希望我早日开始试验禁食。
 

    远游在外,这些文字就只当在与你对话,故写起来毫无主题,信笔而走,杂乱无章了。更多的话,只有见了面说,但也许见了面又说不清或忘了……

 

    1999.7.27 L.A.

我要收藏

0 个赞

分享到

请先登录才可以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