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服热线:400-065-0970 | APP下载
| 微信公众号1
搜索

名师专栏 春节学医

时间:2014.12.22 12:12 1174 0 0

 

    老友薛铮在云南大理的苍山脚下买了房却没人住,便怂恿我到那儿住一段时间,说那里适合写作和云游。我经不住诱惑,便在2006年底云游到大理。这里有点世外桃源的味道,一对来自上海金融界的年轻夫妇与我为邻,他们卖掉上海的房子,搬到大理过上了悠闲的日子。朋友知道我在寻找民间中医,就介绍我认识了一位在乡下收购古董的商人老郑,因为他成年在乡下转,认识的怪人多。于是我和他儿子一起坐上他开着一辆破旧的“夏利”,以收购古董的名义开始游荡于川滇藏交界的大山里。
 

 云游川滇的“铁骑”
 

 泸沽湖的半岛

 

    没想到,这车刚出门就开始冒烟,原来电线烧断了,只好停下修车。后来连驾驶座的座位也歪了,可始终没正过来。歪座暂不妨碍开车,所以就一直歪着开下去了。好在老郑是个不错的修理工,于是我们边走边修车,走乡串户,各得其乐。凡路经温泉,我必然要求一泡。穿过丽江后,我们夜宿泸沽湖美丽的里格半岛,客栈年轻的老板思格是老郑的老友,他从四川木里县的一个摩梭族原始村落走婚到此,原来也是个动人的故事。我们天刚亮就启程,车沿湖边山腰行驶,沿途可居高临下观湖。从山上看凌晨的泸沽湖,湖面弥漫着一层薄薄的雾气,我们住过的半岛更如同仙境一般飘渺妩媚,于是我不断要求停车拍摄。

 

    到达木里县的原始部落后,老郑忙着收古董,我的兴趣是中医、藏医。可除了一些稀有的中药材,我再没发现中医高人。老郑开玩笑说,你不如干脆在这里走婚算了。我笑着问,你发现懂中医的摩梭姑娘了?他反问,你不走婚怎么知道谁懂医?看来他也是个行动派。有人给我介绍了昆明的名医,可始终无缘见面。在大理和一帮流浪至此的各国浪人过完圣诞和元旦,李仕平又不断来电催促我赶赴湘西。于是我第四次来到湘西,这时春节即将来临。

 

    春节本应团聚,但我以为那是针对处于分居状态的亲友而言,如果本来就处于团聚状,何团聚之有?相反,应该分开才是,这才符合中庸之道与阴阳平衡之理,而云游就是一种过年的美妙方式。否则过年仅仅成了大吃大喝的借口和激发各种社会矛盾的诱因,还令交通紧张,疾病增加。所以春节时我常常孤身在外云游,这样可以远离喧嚣的人群和大吃大喝的主题。记得1987年快过年时,我妈让我回家团聚,我说难道我活一百岁,您就得让我过一百个一样的年吗?结果那一年,我听着崔健的“一无所有”在川藏公路上过年。后来我还在越南南方、缅甸的古城、陕西的村庄等很多地方过年。今年的春节与往年不同,因为我不仅云游异乡,而且开始了学医生涯。这是一种新游戏:一边学医,一边读书,一边练气功。气对医者极为重要,所以我每天早晨起床后先对着冉冉升起的太阳练气功。点穴须用手指,站桩练手指的气感,可一直要练到手指能感到呼吸的脉搏。练气其实就是东方式的实证方式之一,而且必须在活人身上实证。

 

    师带徒学医是直接在临床实践中学习,中国的传统技艺几乎全是用此法传承,琴、棋、书、画、戏、武等等,无一例外。我学习的第一天就直接在师父身上点穴,他也在我身上点,以便我体会。由于种种原因,学习进度极慢,每天真正学习点穴的时间大约只有几分钟,但我早晚跟着他在病房中临床观察半小时。这样我每天学医的时间合计也不超过一小时,其余的时间都自由支配,于是我比在家有更多的时间。
 

泸沽湖的早晨
 

 

跟着古董商在木里的原始村里


    2009-03-10

我要收藏

0 个赞

分享到

请先登录才可以进行评论